2015年4月11日 星期六

致遠方的戀人

一週才寫一篇日記,我不想每週都放閃,所以偶而才寫寫叙叙。

忘性好的我用這樣的方式把你記在心底,
在深夜裡透過文字把你帶給我的溫暖和快樂烙在心上、
刻下屬於你我的獨家記憶。

寒流來天冷了,記得穿暖,姐姐想你。


---


距離上一次見面已經一個月;
這段期間叙叙忙著、我也沒閒著,雙方都在疲累的狀態。

雖是如此,但每天還是保持著心靈上精神上都極度親密的聯繫,
我享受他的問候、喜歡SKYPE上的語音對話分享生活點滴,
也喜愛他每天拍給我的照片。
也許是洗澡前後的照片、正在外面風塵僕僕的模樣、
吃中餐或逛夜市,或者是使用的文具、生活週邊的靜物照。
這些無聲的照片述說了他的日常,讓我更貼近他的生活。


叙叙這次見面的前幾天預告得非常不甚確定,
直到約會前幾小時才能肯定會搭車前來。

「小紅來了那就純吃飯囉!」
『吃火鍋,還是要吃姐姐?』
「都很誘人。」

雖是這樣說,我並非無法接受闖紅燈的人,
卻覺得在他面前想維持點什麼。
經期來還是先別滾床好了。這是我的彆扭。
話說,和叙叙約會常會適逢經期,
幾乎可以寫系列文了,這是和他的第七次約會,
難道要叫做《交歡關頭:七》嗎?(抓頭)


當約會前收到他正在搭車的Line訊息,我才剛從被窩起身梳洗打扮;
穿了觸感軟綿的米白毛海上衣,搭配蘇格蘭格紋褲裙,
為了和褲裙能搭特地挑了酒紅色膝上襪,雨天蹬個咖啡色馬靴剛好,
天冷所以打上了米色流蘇圍巾,
毛衣外面罩上了有點軍服風雙排釦的卡其毛呢斗篷。

今天的約會對我們而言比較特別,多不一樣呢?
這當然是個秘密。


---


天氣好冷好冷,撐傘等著公車搭車到了老地方,
遠遠地就看到叙叙站在那兒左顧右盼的,模樣很是企盼。
我雀躍的走近他身旁。
他睜大眼驚訝看著我,我微笑點點頭。
「今天打扮得好漂亮喔!感覺比較輕鬆。」
『嗯嗯...』
「很有新鮮感。」
儘管叙叙語氣如此正常,我卻覺得有種奇特的喜感和詼諧。

說好了小紅來要一起吃火鍋清新約會,
卻有奇妙默契的共同走進了小旅館,這到底是……?

「櫃台說正在裝潢所以今天比較吵。」
點點頭,我說:『嗯~我有聽到。』
「反正有沒有裝潢都一樣吵啊!」
等電梯時叙叙揶揄的說著,我嘟嘴用手肘頂了他一下。
看看房卡,今兒個得到了九樓的房間。
電梯門才一關上,我立即擁抱他,
他低頭看著我笑說:「欸~這麼急?」
『好想你。』我抬頭看著他的臉龐,以撒嬌的表情。


---


出電梯後我們小小的找尋了一下,
找到與房卡上數字相符的房號。

又來了,是兩張大床的臥房,一進門我可是打從心底笑了。
『我要先拍照!這太有趣了,給兩張床真的好清新喔!』
我將手機拿出來隨手拍了一張,
叙叙在這時候放下背包脫下外套,也順勢的脫了長褲和鞋襪。
我也把外套脫下來掛在衣櫥裡面、圍巾撂在衣架上,
轉過身子隨手指著:
『那...你睡這張、我睡那張,我們今天就這樣吧!』
這當然是隨口說說啊!
「好喔!」
他雖然這樣說但已躺上了床,用眼神和略帶嫵媚的神情召喚我。
自然是抗拒不了他的吸引力,攀上了他躺著的那張床,
靠近他的身軀並且親吻他的唇。

細碎的吻順著雙唇、耳畔與頸肩順勢咬上了他明顯又性感的鎖骨,
他的呻吟和肢體都示意要我也親吻他的另一側臉龐。
開始呼吸急促也臉紅喘息,身體微微地顫抖,
我的身軀也期待著熱情炙熱的親密感。

他突然開口了:「我要先去洗澡。」

我點點頭,打開電視發呆。等待著他從浴室走出來。
不一會兒他上身赤裸著在下半身圍了條純白色大浴巾站在我面前,
我嘟嚷著:『怎麼沒把身體擦乾呢!』
走到他身旁抽走他下半身的這條白色大浴巾,
為他擦拭還帶著水珠的背、胸膛、手臂、乃至大腿小腿。
他說:「好像在幫孩子擦身體喔妳。」
拜託!我就天生母愛魂,
看到這種畫面絕對不想讓我心尖上的人兒受涼的呀!

我拉起床單要他一起鑽進被窩裡,
側身躺望著他,總覺能窩在他懷裡取暖是格外幸福的事兒。
不知不覺的又開始親吻、舔舐他上半身的每個角落。
小巧的手指緩緩地在他下身游移,
這次偷偷啃咬了他骨盆的那塊骨頭,這個位置也好性感。
看起來短而整齊的私處毛髮讓肉棒看起來更神清氣爽。
我挑逗著以手上下套弄,
聽到了他愉悅的呻吟就更想要藉機戲耍他。
我輕巧的跳下床,他說:「妳要做什麼?」
『等一下就知道了。』,我回眸看著他笑,走向衣櫃將圍巾取出。


---


從衣櫃拿出圍巾後我轉身看著躺在床上的他,
回到床邊挨過去叙叙身旁冷冷的說:『手給我。』
他正面對著我、把雙手併著交出,
我搖搖頭示意我要的不是這樣的姿勢,
改用溫柔的語氣命令:『背對我,我想從後面綁。』

他是很乖很聽話的好情人,
立刻將赤裸的身軀趴躺在床上背對我,
雙手放在背後,背肌的線條稍稍拱了起來。
我將圍巾在他手腕處又綑又繞的非常生疏,
還皺著眉頭喃喃自語:『要怎麼打結比較好呢……』
他轉頭揶揄我:
「結果我是第一次被綁、妳是第一次綁人,哈!我們都是新手。」
『是啊,沒經驗咩,呵呵。』
我嘴上是這樣回應,卻心想竟然開姐姐玩笑,等會兒看我的厲害。

當他雙手被反綁在身後,背對著我躺臥在潔白的床,
我輕手撫摸著眼前赤裸的叙叙的軀體,輕到像是僅在觸碰他的汗毛,
這樣的撫觸卻能讓他的奶油色肌膚泛起了一層薄薄的疙瘩。
我曾不只一次的讚賞他擁有一副漂亮的骨架,
眼中的他擁有那麼好看的身體、頎長的身形,
被拘束了的叙叙像是藝術品一般的就躺臥在我面前。

我無聲,僅用動作讓他知道我要他背對我跪在床上、
並且抬高他的臀部,右手套弄著他早就堅硬著在等待的肉棒。
他呻吟著,相當撩人,
而我的情慾緊張地弓著在弦上,卻還不打算被觸發。

舌尖輕舔著菊洞,他的呻吟越發淫蕩,
我一邊緩緩褪去自己身上多餘的衣物,只留下小褲;
用脫掉褲裙的短暫時間拿起床邊準備好的潤滑液,
擠出幾乎可以算是過量的透明濃稠液體在右手掌心。

叙叙背對著我,
我不管做什麼他都不會知道的那種安全感也蠻有趣的。
將潤滑液在右手掌心搓開讓它均勻的在手中分佈,
我用濕滑的手掌抓住他的肉棒,開始不停的套弄;
打手槍的動作因為過度潤滑而變得極為容易、
而且可以輕易感受到他的愉悅度因為套弄得太過滑順而大幅增加。
左手時不時的撫摸他的側身,手掌指尖在乳頭腰側和大腿游移流浪。
右手依然在前後快速的玩弄著他的硬挺,
溼潤的左手掌罩住整個龜頭用手指在冠狀溝附近搓揉,
他的反應和聲音都能察覺這傢伙幾乎已經在臨界點,
理性時時刻刻都要崩塌。

不久太過的刺激使他身子開始挺直,
原本跪著的姿態漸漸下伏、僵硬。
「姐姐……姐姐……快要射了啊…姐姐……」
他開始囈語,越來越聽不清楚那些含糊的字句,
口中的單字開始解離。

肉棒抽搐著、他也顫抖著,
我的左手手掌盛滿了夜裡的蜂蜜,右手卻依然捨不得停止,
直到手指感覺他已經略微的想逃離才捨得放開。


混著潤滑液、腥糊體液的這些濃白乳狀液體搞得我滿手都是。
我決定先離開床榻,去浴室以無味香皂將雙手洗乾淨。
擦乾手,回到另一張床上坐著望向還攤在原本那張床上的他。

他用恢復理智的聲音問著:「妳不打算幫我解開嗎?」
『為什麼要?』我戲謔的笑。
雖是如此但還是靠回去他的身旁解開反綁的手,
一邊說著:『還好沒有打死結,還解得開啊......』
語畢拉起白色的棉被,一起躲進去用彼此的身體來取暖。


---


『你最常講的笑話是哪一則?』
我問得這麼認真,雖然這題目來得這麼莫名,
不過我是真的想知道,想知道任何關於他的一切。
他說著兩則冷笑話,都已經這麼冷的天了,這樣對嗎?(苦笑)
聽完還是隨意的瞎聊著一些什麼。

我離開這張床到另一張抽菸,我說:『這種菸的濾嘴是愛心型的。』
「我看不懂。」
『不用懂啊,你看。』
我把手上的菸遞過去叙叙眼前,
他說:「可以抽一口嗎?」
我點頭,他就像是未曾嘗試過的孩子一心想試探自己。
看到他抽了一口,卻愣在那兒。
我說:『深一點、吸進去肺裡,然後再吐出來。』
叙叙試了一兩次搖頭嚷嚷著:「我不會,這種事情還是需要天份?」
『我相信天份,畢竟我第一次抽菸就上手了。』
我沒說的是就連第一次口交我也是輕易上手呢!天份真的很重要。

抽完我回到他的身旁喊著冷,躲進蓋在他身上的被裡,窩在他懷裡,
這裡有好暖的人和好暖的兩顆心。


---


捨不得闔上眼睡,我躺著也依然看著靠得好近的他的身軀和臉龐,
心疼的說:『累了就睡一下?』
其實從叙叙的表情和眼神真的看得出來疲憊,
那麼早起又搭車,實在有點太奔波。

左手手指撫摸著他的身子和肌膚,
試圖多給他一點溫暖和慰藉好撫平他的心。
他搖頭拒絕了睡眠的建議轉而要求:「幫我弄出來。」
我笑了,回問:『怎麼弄?』
他央求著:「姐姐…用手……」想必剛剛的經驗讓他食髓知味了。
『我覺得我不太會用手耶。』語帶推託無非是想要他說更多。
他試圖反駁和抗議:「剛剛明明就很棒啊!」
『那你喜歡嗎?』
「超愛的。」他這樣的回答讓我心裡開滿杜鵑花。
我迅速的偷了點時間在右手掌心擠了多量的潤滑液,
又開始套弄玩著,
他感受到快感的來襲:「可以再用力一點。」
當叙叙這樣說,我也就更放膽去快速的用力的使力,
他的呻吟聲和我的喘息瀰漫在空氣裡,
直到孱弱的呼喊著即將射出,我將奮力得來的成果含在嘴裡。
當我放手,是啊,是放手 XD 他試圖閒聊。
我靠過去親吻,
將口裡含著的精液藉由深吻用舌頭推了一半過去分享給他,
彼此又是一陣唇槍舌戰、肢體交纏。
躺床一會,又是聊天,眼見退房時間快到了叙叙先去沖澡。


---


回來他開始穿襪子穿褲子,他指著腳跟的傷說:「妳有看到嗎?」
我點頭示意說剛剛第一次就注意到了,
揣測大概是那雙角落的鞋給磨的。
他說:「新鞋不是都要磨三天嗎?」
『是啊。不過偶而磨、偶而不磨,襪子穿厚點就會改善些。』
叙叙答腔:「人家都這樣說:好看的鞋磨腳、好看的人磨心。」
我聽到就笑了。
他睜著眼露出有趣的笑容:「真的咩!」

我喜歡叙叙說什麼都帶點認真的表情,有童真感,好可愛。
一邊聽他說話我也一邊穿戴好自己的一切裝備(?)。

東西拿一拿,離開房間,
就連電梯前面一個小小的標語也能讓我們有得聊,
不需要很刻意找話題的感覺真是輕鬆簡單呢。


---


慣例的老地方,一樣的目送,一樣的兩三次回首揮別。
我在走回家的路上買了兩個麵包,
回到現實中,繼續被歲月與時光折磨。

也許只有在叙叙的身上我才能宣洩一些什麼,彼此帶來撫慰,
戀著也鍊著。


繩會後我終於習得了綁繩的基本技能
再也不需要笨手笨腳的用圍巾了哼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