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 星期二

過了


我做了一個夢,一個讓我覺得很痛的夢。

那是一長串的跑馬燈,我的過往,
有太多太多的人與事,像風像雨,
呼嘯一聲過了,我的身上就多個傷口。

那年的兩個男孩,左手挽著一位,右手牽著一位,
他們在我面前爭風吃醋,背地裡說著對方的不是,
卻又在聚會的時候一副好朋友的模樣,
看得我是好笑又覺得壓力很大,
兩位都不一樣,我很難去做出選擇,
某日,我就跟了那位沒挽過也沒牽過的男生走了,
無法去解是我怎麼選擇的,其實根本也搞不清楚,
就選了,就走了,然後在未來的日子裡,
想起了,想念了,但也是笑笑的就過了。

那些爸爸外遇的日子,
家裡沒了笑容,大家各過各的日子,
形如陌生,卻又覺得萬般悲哀,
我看著媽媽天天守在家裡,不說,不問,但也不笑了。
爸爸則是幾周也見不著一面,通常的時間就是在家睡覺,
醒來又往外頭跑,撥電話不接,就像一個弄丟了的人。
一天,爸回來了,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
他們沒有擁抱,更沒有戲劇般的親吻,
只是一頓晚餐,我們一家三人同桌吃,
回來了,其它的種種,我們都知道他過了。

多希望的完美,在現實生活中幾乎不存在,
很多事情都是一體兩面,沒有十全十美的選擇。
我,爸爸,和所有的人,就是不停的在選擇,
然而選擇的背後,附加的成本,是遺憾。
每次的糾結選擇,過了,就多了一些遺憾,
那些在我身上劃了不少傷口。

以前面對傷口的時候,我會覺得窒息,
像是被拋進水中,深陷裡頭,無法呼吸,
胸悶沉著,真的痛。
一直到我學會面對,學會發洩,並切治療這個傷,
每一道傷口,就開了一朵小花。

夢醒的時候,發現自己沉睡在媽媽新買的花朵床單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