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9日 星期日

持續的混亂

文/六十小姐





我有憂鬱症!但我不覺得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至於為什麼我要特地提出來?因為我又復發了。復發有什麼好拿來說嘴的呢?其實真的沒什麼好驕傲的,只是意外的發現,只要病一上來,我的感情與性生活會呈現一個非常混亂的狀況。上次把病壓下來之後,我只知道我過了一段很混亂的日子,但是,什麼都記不起來,所以我決定要把這些正在進行式記錄下來!

--

甜甜,是我第一突破我年紀極限的小男生,他24歲,遠遠超過我自己設定的—不超過4歲。會約出來,單純的只是在beetalk和一個男生聊天,被他的文字挑逗到不行後,他說「對不起!我現在出不去」,在慾火攻心之下,剛好甜甜出現,馬上約了馬上就走。其實我還滿感謝那位把我慾火挑起來的男士,讓我吃掉了甜甜。

會叫他甜甜,除了他的暱稱,再來就是他真的長的很可愛,可愛到我放棄了我的另一個原則—180以下不碰!而且他的嘴,甜到膩死人!對於一個離愛情有點距離的人妻來說,甜言蜜語真的很容易暈啊!

對於他,似乎他做的任何任性的要求,都是可以接受的。一次,就為了讓他知道被我撲倒的感覺是什麼,我刻意喝了微醺,當他一進了房間,我便把他拉到床上,咬著他的耳垂,說著我多想要他,多想要他怎麼玩弄我...而他也說著他想怎麼幹我,要我乖乖的等他下次放假回來......是的!他在當兵。

直到有一天,一個在beetalk的團裡的另一個女生說出,前幾天他跟甜甜上了床,正確的說「是甜甜把她吃了」。她說著甜甜說她有多緊,有多麼的愛她,說他下次放假一定要找她........

--

King,一個自我中心很重的男人,但是他完全符合我要的條件,183,在練肌肉,還不錯的身材,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胸前的紋身。

會跟他走近,主要是因為N開頭的女生,據King的說法是「N很哈他,但非要King 上台北找她,除了N,是不會有其他女人要他的!」

第一次跟King約,是很正常的約吃飯,為什麼要特別強調,只是因為他說得好像妹(其實是老妹?)約他都是有目的的!我為了顯示我的正直,其實也是想念笑話先生(咦?),所以才約了那間餐廳。席間,大致上就是聽著他跟N小姐的恩怨,以及他自己的志向什麼的,感覺是個很有企圖心的男人。另外,他很體貼的在下風處抽煙,怕我被熏到衣服。

回到家後,彼此聊著,其實吃飯的時候也想把對方吃掉,只是他以為我堅持只吃飯,而他要維持他的紳士風度...於是,過兩天我決定要去seal the deal(大誤)。我認真的穿上了他要的吊帶襪與丁字褲,而他,依舊是以King的姿態出現,即使他遲到了很久......BTW,他說他人生如果碰到一個會潮吹的女人,他用「死而無憾」來形容,而他現在應該,無憾了!

唯一到現在我還不懂的點是,那天他問我「要不要交往?」而他卻依舊在接觸別的女孩子,這是到現在一直疑惑的點吧!

又再BTW一下,我把甜甜吃過的那個女生的照片給King看,他只是很尖銳的說「妳看吧!愛人家哄,結果他還不是睡了一個比妳醜的女人!」這到底是褒還是貶啊?

--

來說說天菜吧!

天菜之所以叫天菜,因為他有187,(是的!我就是這麼膚淺),第一次見面,是約吃宵夜,單純的因為我跟他距離不到1公里,所以就約了附近的24小時複合式茶飲店吃宵夜。而我特地穿了絲襪,因為他是絲襪控!但是後來發現,是我把他想的太淺了...

依舊是回到家,大家才又坦承,其實還是想把對方撲倒,但是又不好直說(我開始覺得這是一種奇怪的儀式嗎?)我很老實的說,其實看到他的背影,我就好想從背後抱住他。然後他卻說著,自己不要談感情,他希望對方做完就可以離開,不要任何的閒聊。當下的感覺是「就算你是天菜又怎麼樣?我又不是免洗餐具!」而他覺得我對他太癡迷,他很怕我會暈船,結論就是,普通朋友就好。

但是,是的!當然有但是!

某天,我心情很差,很差的原因,下一段會敘述,然後剛好看到他在線上,我說我喝了酒,現在心情很差,而他反問我要不要過去他那坐坐?

到了他家,我們很認真的坐在他的床上,他聽我聊著心事,他也講著他自己的一些過去的事情,好像其實他這個人並沒有他說的那麼的差勁...當然,大家也都清楚在這個房間的目的當然不是只有談心事。在他清洗了之後,圍了浴巾出來,他問我是否該沖洗一下?“順便”從他的枕頭下拿出了一雙膚色透膚絲襪!!我問他:那我洗完出來,是要穿什麼?他說「就只要這雙襪子就好,裡面也什麼都不要穿!」 我想,我真的把他的絲襪癖想得太淺了!

在簡單的前戲親吻後,他扯破我私處的絲襪,戴上套子,瘋狂的衝刺,雙手一直來回撫摸著我穿著絲襪的雙腳,時不時的親吻或是舔舐著絲襪,對他來說,他身下的人是誰真的不重要,重點是這個女人穿著絲襪。

--

S,是這篇唯一會用代號的人。
身邊一直都有在BDSM這圈的朋友,對我來說,很多事情知道了就好,不見得需要實際去操作。或許為本來就不太接觸,所以朋友就算要跟我分享也都是輕輕的帶過。

在我任性要求下,S讓我進了他的房間,兩個人分別喝著自己的啤酒,一邊聊著一邊S拿出他的玩具(?)介紹。記得他拿了其中一個金屬的肛塞觸碰我的手背,我像觸電一樣往後躲,這個領域,真的好未知啊!

正所謂「喝酒誤事」,在我下一個有印象的畫面是,新買的網襪已經被撕開,小穴裡已經被塞進跳蛋,身體一直不自覺的在扭動,而高潮一直一直的來,在那個當下,第一次覺得我應該會被玩死掉!S關了跳蛋的電源,我想我的眼神應該是恍惚的吧!他摸摸我的頭,當時,真的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怎麼這麼迷人?」

在我還在試圖搞清楚剛剛到底發生了些什麼事時,他說:「妳知道剛剛妳有一半的高潮是從後面來的嗎?」這個發現,對於極度拒絕肛交的我,應該只有“錯愕”來形容當下的心情吧!這大概是第一次我覺得很赤裸的展現在一個男人面前,沒有所謂的性交,但是心裡卻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

把被扯破的網襪收好,原本想要自己走去巷口叫車回家,而他穩穩的牽著我的手,而我就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跟在他身後,把我送上了車子。

之後,我完全搞不清楚接下來我該做的動作是什麼?有些男人,很明顯的只要有性就可以約的出門,而S的對話,我感覺我就是被小孩子一般的對待,就是一直(摸摸頭。某天,喝了酒我又開始胡鬧了起來,而S只是很冷淡的說「妳是M嗎?妳自己也很清楚!妳覺得妳是玩具嗎?妳自己去想清楚再來跟我說!」

是!我不是M,更正確的說,我不可能成為他理想中的那個M,就算我想過是否要嘗試?但是我真的無法配合到他的口味(苦笑)........接著,我就到了天菜的家...

--

請容許我用一小段來講一下 大頭

他也不會是我的菜的型,而會見他,單純的因為他連著好幾天都要約我見面,直到一天我說我腰痛到不行,而他說他在體院有要跟同學之間要互相按摩,我便答應讓他過來。說真的,他按起來真的很舒服,腰痛瞬間好了很多。

接著按摩就從痠痛按摩變成了情趣按摩(難道體院裡面也是個未知的世界嗎?),可能身體處於非常放鬆舒服的狀態,他光用手指就把整張床弄濕了!我一直以為潮吹把整張床弄濕只是個都市傳說呀!

--

喵村長,應該是目前最後一篇了!

會跟他約,單純的因為「嘴砲」!就因為他說他對我有興趣,我說「那就不要嘴砲啊!自己坐高鐵上來啊!」一個小時後,他就出現在西門町了!

秉持著“說到做到”的精神!我們就很理所當然(?)的去開了房間。不知道是巴西式除毛,還是他個人的癖好,他的舌頭真的頗靈巧,而且意外的發現他有小健身,而男生的死穴都是耳朵...

對於喵村長,他應該是我第一個認為完全可以當FWB的人,我可以完全對於他對其他的女生示好、跟我說他多喜歡那個女生,等等的事情,完全無感,甚至還可以給建議。由於他也有在管beetalk社團,我理所當然的把他拉上了管理員的位置,而他也很盡責的在挑選團員入團。他還會特地去看想加入的人有參加什麼社團,猜想這個人應該有180+才加人進來。

那天,他拉了Sean進來,果然知道我的口味而進貢XD 而我和Sean聊的不錯,再加上他跟我的距離超級近,馬上就約好隔天吃飯(約我吃飯超好約的!)。意想不到的是,跟喵村長聊說要約出飯的事,他卻開始鬧起彆扭,說什麼「感覺不是滋味」。一頭霧水的我,問他到底發生什麼事,接下來迎接我的是場小告白.........

難得第一次不是我先暈船.........但他也還是喜歡著另一個女生,我告訴他:「千萬不要以為說了喜歡我,我就會傻傻的被綁住!」

--

至於Sean...是個還沒有開頭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