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

事後菸



有些時候,我會被自己的黑暗面侵襲,
悲觀的覺得全世界都不需要,沒有任何存在的必要。
這種情緒通常會維持個一陣,可能三五天,也可能一周以上,
那是一種,覺得呼吸都很困難,更不用說是笑容與開朗,
覺得,活著很累,存在著很辛苦。

大部分我也只是讓自己像個行屍走肉,
學生時期的我,黑暗襲來,便消失不見,
不去學校,成天關在家裡,覺得快要死掉的時候,
只能上網討拍拍,尋求一些聲音來安慰自己,
通常,也都沒什麼太大的作用,最後也是關起門昏睡逃避一整天。

那種狀況下,沒有任何需求,沒有任何慾望,
也不指望誰能從這深淵中將你拖出,
越是被動著,情緒就陷越深,越難解。
這時候,需要一個主動的朋友,
至少陪著你,不那麼積極的逼你笑,
或許,那樣子就會好一些了。

一次的深淵裡,我對很多人釋放訊息,
卻沒有任何能有辦法解救我,我一直的不快樂,悲傷。

「妳在哪?」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

『剛走到樓下小七透透氣。』我的語氣依舊無力。

「我過去,等我。」因為這句話,我便留在原地,呆著。

一聲輕敲的喇叭聲,把我從呆滯喚回,我接著上了車,
簡單的寒喧之後,他沒多說甚麼話,車上的音樂播放著,
我的心情倒是因為他的從容與不問,覺得舒服了一些。

我們去了一間沒去過的摩鐵,
房裡的布置挺精緻,就是電視螢幕離著遠了些,
我們坐在小桌子左右兩側的小椅子,
因為多日情緒壓力,我顯得很疲憊,趴在桌上瞧他。

「其實,你就先不要想你不開心的那些情緒就好了。」

我點點頭,他則轉了個電影播放。到床上窩著。
我靠著他,因為距離太近而看不清他的臉,
沒有心思看電影,我拋開了情緒而認真感受著他的陪伴,
突然,沒有那麼不開心了,陪著他的呼吸聲,小憩了一會。

『想...想做愛...』這話我沒說,一直掙扎著到底該不該說,
若他只是打算陪我,我提出情慾的需求,是不是顯得有點廉價,
最後我沒說,蹭到他的臉旁給了他一個吻,他接著索上我的唇,
這個親吻,有點用力,像是一些釋放,我們不停的纏綿著。

可能因為身體的疲倦,一直都沒辦法濕潤,
他進入的時候還有點痛,我緊閉著雙眼,讓自己承受這些痛,
從背後進出的撞擊,沒能擁抱的支撐,覺得自己像是在被使用著。

結束後簡單的沖洗,像來我們都各自處理,
有別於一般情人的親暱,他沖完了,便離去,
我仔細的清洗著,隨後為了浴巾跟上,
我們回到桌子兩側的小椅子。

看著他丟在桌上的菸,燃起了一根,
深深的吸進一口,接著吐出,
這一吐,像是吐出壓力吐出情緒,
全身都放鬆了,還有些微暈。
我想,我好像能體會事後菸的舒暢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