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夏天別來

「你像夏天只愛自己,我卻等你一個四季」陳珊妮《四季》

從前我是流連在他人懷裡的春花,現在是被仰望著的皎潔秋月;
無論何者,都還是無改骨血裡怕孤單又好寂寞的本質。


---


娃兒是S.ink的忠實小粉絲,
S4開始時,她透過問答站台上的互動和我開始有了對談。
和她偶而聊聊心事,分享生活上的小小樂趣、美食,
也切剖生活上的困擾讓對方直視。

她述說著遇到了夏天。
如同珊妮公主歌詞裡只愛自己的那個夏天,
細節部份就等之後投稿客座時再由她口中娓娓細說。

這讓我反思自己是否也曾經遇過這樣的男人;
第一個浮現腦海中的「夏天先生」就是Tyrone。


---


他是我當時床伴的學弟。
世界總是奇小,緣份常密集的落在擁有同一氣味的人身上,
所以才被朋友戲稱我是「睡文青女士」,可惡。

和Tyrone開始發展關係後,
他強橫的表示:「妳必須在我和學長之間選擇一個。」
高瘦斯文的他擁有修長的身形、如同廣播般的聲線,
待我溫柔,卻不怎麼貼心,愛自己比愛誰都多。
不過當時正迷戀著他的我選擇無視一些潛在的問題,
總覺得相處時還算愉快、滾床也還蠻開心,這樣就足夠了。

對他的好感分數給得太高,
毫無疑問的我和他那壯碩隨性好相處的學長斷了關係。


---


對於他的寶愛讓我珍視每個能與他相處的時刻;
在他需要對話的時候扮演成熟幹練母性堅強的角色,
在他需要玩耍時也盡力是個無所不幹的好玩伴。
只要Tyrone一句:「有空嗎?」
那時SOHO維生的我就立馬排開所有重要事宜,
絕對將他優先排在最重要的代辦事項上。

他貪玩,有時在我上了他那台白色小轎車的時候,
入夜將我載到還是有車流來來往往的河堤旁,
命令我褪去身上所有衣物後,
恣意的將手指伸到任何他能觸及的部位,
或深或淺的、狂放但溫柔地待我那柔軟溼潤的深處。
緩慢深情的吻卻佐著調皮惡意語帶恐嚇在我耳邊說:
「真想現在就把車窗打開讓人看到妳淫蕩的模樣。」
車窗是貼了深色隔熱貼紙的,前面擋風玻璃也橫上遮陽板,
我一邊嬌喘還一邊任性說:『來啊,我不信你會這樣做~』
「才捨不得妳被別人看,也捨不得妳被別人幹。」
『哼,少在那邊甜言蜜語。』
雖然話是這樣說,這些溫言軟語仍是進了心坎裡。

我相信和Tyrone之間確實存在著深刻的喜歡和迷戀,
但身體太過親密反而讓我失去判斷力,
無法分辨他是否愛我、或只是喜愛和我的身體互動。

在汽車旅館的大床上我們盡力翻滾、
手牽手逛著Page One、偶而一起下午茶、吃飯配話;
無論是那個在我身體裡面用力衝刺又把我屁股打得瘀紫的他,
或是一起挑本書找個地方閱讀的他,我都好喜歡。
Tyrone毋庸置疑是個好床伴,也似乎是個好戀人。


直到某一次的見面。


---


我們相約了見面,照例他開著白色小轎車來我家巷口接我。
行經速食店的得來速時,我們各點了一個套餐,
開往郊區那間華麗感十足的汽車旅館沿途上我們談笑、進食。

有點娃娃臉的Tyrone習慣穿著熨得直挺的白襯衫搭配修身牛仔長褲,
那天我則是穿著白襯衫和卡其色百褶短裙、踩著長馬靴。
每次一進房我都會先擁抱撒嬌後才去偌大的浴室將浴缸的水放滿。

他正在看新聞台,無疑是種職業病;
和籃球教練約會時對方也老是將電視轉到體育台。
當我蹭進他懷裡,為他解開襯衫釦子的那個當下,
在他白皙的胸口到腹部上緣佈滿了一個又一個殷紅的印記,
那些吻痕像是某種隱喻寫著生人勿近,而我就是那個生人。

他發現了我的表情有異,只說:「我坳不過她。」
那個她是誰,我無從得知,
但這個謎一般的女孩顯然地位高出我許多。
「妳不要吃醋嘛~不要生氣啊~
   我還不是冒著會被妳罵的風險來陪妳?我也可以裝忙不見妳的啊。」
Tyrone試著哄我。
『那,那我也要種一個,在這裡。』
我將手指放在他心口的位置,示意要在這裡留下吻痕。
他表情嚴肅的拒絕:「不要鬧了,妳是想害死我嗎?」
Tyrone此話一出,其實很多事情我就了然於心了。

我沒有任性的種下那枚不快樂的草莓,
衣著還整齊著的躺回床上,
我說:『我累了,想睡一會。睡醒就載我回家吧。』


---


好一陣子我都冷處理Tyrone,不太搭理、佯稱沒空見面。


某個夏夜,他喝了點酒,趁著醉意打了電話給我。
「關於那些吻痕的事情,我想和妳解釋。那是我大學時候的學妹。
   因為有交往的可能性所以前陣子同居,我沒有和妳說是我不對。
   不知道怎麼和妳開口,所以也沒等到吻痕消失就和妳見面了,
   我原本以為妳會接受和她共享我,沒想到妳反應那麼大。
   嘿,我不想失去妳,讓我們繼續好嗎?」
『我不是忌妒,但某層面上我可能有點精神潔癖。
   你喜歡有幾個吻痕都不關我的事啊,
   可是可以等它們都退散時我們再見面嗎?
   我不想要一直被那些吻痕提醒著我現在擁抱著的男人是別人的。』
「OK,現在我知道了,我會改。
   這些日子裡妳難道都不會想我嗎?我的身體一直都在想妳。」
他在電話裡軟硬兼施,我們又恢復了以往規律的約會。


---


Tyrone和學妹交往沒幾個月就分手了,原因我從沒細問過,
總之他想說我就聽、不想說我也不會過問。
這個訊息是他將180公分的身軀壓在我嬌小的身子,
一邊拉扯著我的長髮一邊掐住我的脖子時親口說出來的。
「我們分手了,我又恢復單身囉。」
『你單不單身哪有差?還不是貪玩,還不是老是找我去開房間。』
我對他說話偶而會帶刺,這也許是同一個星座間的相斥性。
他清了清嗓,像是接下來的話才是重點:
「雖然我回到單身了,可是目前不想談感情,我不想有責任。
   妳也知道妳個性和我很像啊,妳這麼貪歡又愛新鮮感……」
這些話像是被打臉,打得我一張小臉奇腫無比。
『我也沒說我想要交往,欸,你會不會太窮緊張了?』
我知道Tyrone一直以來就是個只愛自己的男人,
也不巴望著他能夠愛我,我覺得能好好陪伴彼此就足矣。
但很多事情說破了、講得這麼白了,已經失去美感。
這些言行同時預告著該是時候和這段關係做個了結。

他怕我誤會、開始冷卻降溫。
我不適合夏天,不適合個性如同夏天只愛自己的Tyrone,
那就換季吧。


---


半年後Tyrone打了電話來……
「最近好嗎?」他在另一端用生疏的語氣寒暄著。
『嗯嗯,很好啊,交男朋友了。』
他直接要求:「想見妳,也想抱妳。」
『但是我不想欸,就說已經交了男朋友了。』
Tyrone先是閒聊,接著又是幾次明的暗的試探,
軟硬釘子都吃盡了最後竟然惱羞:
「妳根本不適合安定下來,很快就會分手回來找我。」
我淡淡的說:『原來你並不希望我得到幸福。』

自始至終他都只在意自己的欲求,他想要便要得到。
我只是他眼中容易予取予求的性愛對象。
但Tyrone沒搞清楚的是:
今天我賦予你權力讓你重建我也讓你毀壞我,
那是因為我喜歡你。
在我看透你只是個顧著滿足自己私慾的人之後,
我可以收回那些曾經賦予給你的特權。


「你像夏天只愛自己,我卻等你一個四季」
我是怕寂寞,但已經知道自己適合生存在什麼樣的氣溫裡,
怎樣的關係會感到舒適怡人、空氣涼爽不窒息。


夏天般的人兒啊,請別來窮攪和。


我不吃西瓜。我果然不是夏天的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