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5日 星期日

澡堂和乳房

文/C.N.


大學時候的C是經常一個人去泡溫泉的,在廉價而蒸氣蒸騰的山區澡堂裡。

在石造的空間內,各式各樣讓人眼花撩亂的女體以沒有修飾的姿勢擺放剖腹產刀痕的下腹、不修毛髮的陰戶、下垂的乳房和肥滿的豐臀,女人們用力搓洗、大聲談笑,總讓C想起來在小時候碰上過這麼件事兒。

父親的女朋友Q是一個不比C母親漂亮的女人,瘦癟、矮小、黝黑、謹慎,帶著無框眼鏡,髮色乾燥而短削,穿著廉價服飾,卻意外的是個喜歡跟團旅行的人。

他們決定要去泡溫泉,所以是發生在冷熱泉交替的時候的事吧。父親和Q分開來洗,而C和Q以及Q的姊姊洗。三個女體泡在狹小的浴缸裡壁壘分明,那兩對大小不同的、陌生的乳房就這麼正對著C,深褐色的乳暈,姊姊的大了點,Q的小了一點,毫無慾望的乳尖圓圓凸凸。C並不自在,一直嘗試看向旁邊,和與自己不熟的人互相泡澡是件如此尷尬的事。

他們太老了,而C太年輕了。

C發育得很好,那麼小就有著豐腴的乳房,也許是太過年幼就有了性特徵的懲罰吧,C的乳尖很小、是含進去的。

然後Q和Q的姊姊毫無顧忌的在C面前談論C凹進去的乳尖,似乎對他們四十年的人生這也算是很稀奇的事地,在C完全沒有心理準備的時候,Q的姊姊突然伸手摳了一下C凹進去的乳尖,像想要把那小小扁扁的東西摳出來。C徹底被嚇到了,甚至不知道該不該生氣,在那一瞬間甚至產生出一種「她是在幫我」這樣接近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錯亂,畢竟當事人是那樣理所當然地看著她。C有點納悶,以及很多很多的羞恥,在接下來的時間內盯著那兩對不算好看的乳房看,總覺得自己好像才是怪物,為什麼自己的乳尖是凹進去的呢?難道是自己不愛穿胸罩的錯?難道是自己胸部的錯?難道是自己的錯?

C覺得這個池水已經髒了,被眼前的這兩個中年婦女給污染,Q和Q姊姊的體液透過泉水傳染給她某種讓人畏懼的病毒,她一直緊緊合著腿,試著不要張開的泡在水裡,像是病毒會從那個最脆弱的地方鑽上來。

那種病毒叫做年老。

那是花蕊有一天一定要從花苞裡被捏出來的道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