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9日 星期日

妳的洞。

文/C.N

孩子比你想像中的邪惡,C不只一次的從小時候領悟到這個道理。

---

補習班的課中休息時間,一群和C同齡的女孩在旁玩耍,C握著自己的書在旁邊不感興趣的坐著,在漫不經心地閱讀中,她聽到兩個六年級的學姊坐在自己後頭的長木桌上說話,一開始她並沒有細聽,直到C獵奇地豎起耳朵。那兩個學姊給每個眼前的女孩標價:如果把她們拿去賣值多少錢。噢,那是一場相當大方的談話,大方到你會認為這是一種再正直不過的日常,一場純粹的比價,若你上前干擾了反而是一種不知羞恥的擾民行為。這兩個年紀大些的女孩針對年紀小些的女孩肉體的評論,比起大人假裝會有的驚駭,當時還是孩子的C卻覺得理所當然,學姊們的行為不僅是合理的,還是應該的。為什麼你需要假裝驚訝?為什麼你需要驚訝?那是你們教導她們的,就像C的母親偷偷塞給他減肥藥,就像長大後的你們一樣那樣做,事情從來沒有從零直接到一的道理。女孩不只會為自己標價,還會為其他的女孩標價
「這個太肥了,40圓。」「那個眼睛太小,六十元。」「XXX怎麼樣?她有很好看的腿...」「嗯,100元吧?」「那...她呢?」「有胸部...」「但是太小了...」
C瞪大的眼睛產生一種壯大的錯覺,眼前現代課堂裡的長木桌椅歪斜成十九世紀髒兮兮的倫敦街頭,她們全是一群需要被打生長激素、待價而沽的母豬(永遠欲求不滿還要必須為此感到沮喪),一個戴著面具和高帽西裝的神秘人會在夜晚載著帶著他們的馬車像舉辦嘉年華會一般的招呼。
『看啊,來呀。沾板上青春女孩的肉,論斤論賣,絕對公道,值得您討價還價。』(學姊們一馬當先的脫光衣服帶上豬鏈嘴裡塞著半腐爛的蘋果敞開腿裸露她們廉價的陰戶和胸部腳踩在大馬路上的髒水裡眼神上吊著像已經死去多時而其他年紀小的女孩和C脫的半裸坐在夾板上準備切掉手腳小熊內褲傳出一股難以清洗的尿騷味),她們是專門用來販賣的高級物品,每一個部位都可以被切割,販賣給一些不可說的對象,她們最好很美麗,很纖細(但是胸部要很大還有屁股要很好抓——booboooo—bee!),很高價,佩戴一個粉紅色的子宮還有足以讓人盡興的三個洞,不僅有青春的時間限制,旁邊還要附帶保證生出漂亮孩子的產地證明。『喔,我們很抱歉這個商品生產了不夠公克數的嬰兒,我可以跟您保證這純屬意外,為了賠償您時間上的損失,我們可以免費退換這件商品...當然您也可以帶走這個孩子身上您喜歡的部分。』然後揮刀斬落女孩圓潤的嘴唇和舌頭,讓他們狼狽的滾在地面上無聲的慘叫。(『你們可以盡情的尿在這些小豬身上,他們喜歡。』神秘人如此表示。)
妳們為什麼要尖叫?有什麼好抱怨的?YOU—ASKED—FOR—IT—Bitch——!為什麼你會不知道?你怎麼會不知道啊?事實上妳是知道的吧?當我們以概念的糖衣向妳銷售毒藥的時候,妳不是很高興的吞下去了嗎?不只如此,妳不是幫忙鞭打了其他女孩嗎?喔,母豬,閉嘴,妳叫的我頭痛,你只要學會和動物溝通的歌唱還有目標明確地呻吟就好了。好了,我把煙吐向妳的臉,妳就乖乖跟我到天涯海角。還有妳要記住,無論我怎樣對待妳,那都是因為我愛你。如果我不夠愛妳或對妳失去興趣了,那都是你的錯。妳要露多一點,妳要露少一點。還有就算我不希罕妳的乳頭了,那也屬於下一個男人的。你看,連妳媽會這樣提醒妳,那就代表這是正確的,嘿,妳該看起來高興點,至少妳還可以假裝一下妳不是個賤貨。
C趁還沒有被去掉手腳之前從架子上偷偷溜了下來,她看著為她標了超低價的學姊被裝進了購物袋裡,一隻眼睛從袋子裡滾了出來,她要逃得再快一點,遠離這個從農耕時期就開始輪迴不斷的惡夢。
C這個禮拜把一個男人暫時變成少女的臉,她很喜歡那樣做,變成女孩是一件多麼像是魔法、甜蜜的事。 她告訴他:「恭喜你加入被剝削的這一方。你將先失去你的錢包,接著你會失去你的腿毛,然後你會長出新的指甲,上面有小花小心的那種。」
然後,千萬不要忘記,妳不只是一個被幹的洞。
妳有三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