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 星期日

Re:夏天別來

文/娃兒




機緣巧合認識瑞秋以來,聊了很多很多事。
她的接受度比我身邊80%的朋友都高,
也不太會用力說服我改變觀點,
於是我很放心的,想到甚麼就說甚麼。

夏天話題的開頭就是那兩句歌詞:
「你像夏天只愛自己,我卻等你一個四季。」
非常聰明的Y問我聽過這首歌嗎?
我說當然,並且就是最喜歡這兩句歌詞。
Y說他已經是夏天了,用了這些年的跌跌撞撞。

和Y認識的時間不長,只見過兩次面。
第一次見面後他對我說,有甚麼想說的都可以留在Line上給他。
「至少有個地方能說妳想說的。」
「但我不一定會給出妳要的回應,請小心使用。」
我原本也天真的以為,這是個很好的練習機會,
練習面對我的不安全感,練習降低自己的焦躁不安。
因為Y說:「我不會逃走的。說過的話我就會做到。」
我笑著說,我會努力不讓心裡的那個小白兔少女醒來的。

但還是失敗了。
小白兔少女沒有醒來,不是她的問題。
第二次見面,一起去吃壽喜燒,
席間聊到我應該即將要成行的駐外工作。
Y說,有個工作就會好很多,他的經驗是時間太多才會胡思亂想。
當時我坐在他對面吃著過鹹的豬肉片,
心裡默默想著『你也覺得是我太閒所以才這樣的啊。』
最後閒聊的時候我說:『我把一些對話視窗隱藏掉了,免得自己手賤。』
Y相當不正經的說,「那妳也隱藏我吧拜託~就讓我當個匿名的寶貝好了~」
那一個瞬間,我知道我表情變了。
但Y應該沒有意識到那是甚麼意思。

分頭離去之後,我傳給Y一些感想和他委託我詢問的事情,
然後隱藏了Y和我的對話視窗。


關於夏天我真的有很多案例,歡迎內洽詳聊(?)
某天細數之後,瑞秋對我說:
「人的一輩子那麼長,誰沒遇過幾個夏天……但妳不熱嗎?」
我哭哭說很熱啊,我需要冷氣啊啊啊。
瑞秋說妳需要冷凍庫吧。
BTW,我的人生一定要如此極端嗎?

接下來再來聊一個最近遇到的,幾乎灼傷我的夏天。

我總是不斷重申我不懂戀愛,所以我不會暈船。
但我對伴是在乎的,同時也希望對方在乎我。
我格外在乎公平。
但P,是久違了的特例。

P平常對女孩的態度是一種服務精神,
出門的開銷他可以都包,並且騎車接送沒有二話。
P玩樂團,彈吉他,但不驕傲自大也不憤世嫉俗,
跟他一起的時間,他會努力讓女孩開心,心理或生理他都盡其所能。
面對他這樣的對待,我其實有一點受寵若驚。
但我謹守界線,在P對我說「我單身太久,不太習慣在外面牽手之類的,抱歉。」之後,
我乖乖站在P畫出來的線後面,不吵不鬧不要求。

P想見面我都說好,試探性問他能不能見面也都不預設100%成功,
時間太晚了要我去他家過夜我就自己坐車去。
P總會問我開心嗎?我總是回他為甚麼只問我,那你開心嗎?
我不是夏天,我總是希望對方覺得安全並且愉快,
所以我對遇過的男人都說了無數無數次我不暈船,我不會愛你。
我也對P說,因為我不希望他認為我想跨過線,不希望他退縮,然後逃跑。

我非常喜歡P用手撫摸我,
彈奏吉他的手指上有繭,撫觸起來特別有感。
也喜歡趴在他身上,撥弄他的睫毛,看著他盯著我看的眼睛,
然後像小女孩一樣嬌聲問他到底在看甚麼?
「很漂亮。」
『甚麼很漂亮?』
「眼睛。眼睛很漂亮。」
接著我就會大笑著問他,你沒有發現我戴放大片嗎?!

美好時光總是不長久。
某個深夜我收到P的訊息,說要告訴我一件事。
我立刻緊繃,但猜不出是甚麼。
P說:「我想談戀愛了。上禮拜認識的那個女生,我想試試看。」
老實說,我立刻覺得被拋棄了。
他又接著說,所以以後不能上床,只能當朋友了。
我停頓幾秒,打字回覆他:『我覺得,那就不要見面了吧。』
P幾乎無時間差的秒回。

「好。」

接下來他說了很多,說我很好很棒,如果能再積極主動一點就能無往不利;
說我讓今年的3/14成為這20多年來最爽的情人節。
那夜我搭計程車奔到P家過夜,還送了P一個他非常喜歡的小禮物。
「如果妳不喝酒,如果妳不抽菸…如果妳也會玩樂器的話……」
P說了很多如果,我非常難過,但也充滿了疑問。

『不是說過不會交往嗎?為甚麼這些如果聽來都像是女友的條件?』

隔了一周。我完全沒有跟P聯繫。
謹守著我說過的話,和他希望的處理方式。
但P又出現了,問我能不能陪他散心,但別問怎麼了。
我劈頭就說:『分手了?』
P像被踩到尾巴的狗,哀哀低吼著叫我不要問。
於是見了面,上了床。
我傲嬌地問P沒有別人能找嗎何必要找我?
他說:「因為妳比較好啊。」
『騙。人。』我翻身下來,背對他躺著。
P靠過來抱著我,說:「我沒有騙人啊,我只跟妳說過這整件事欸。」

於是我那天做了一件P非常想要做的事。
P很開心,事後聊天還回味不已。

然後我就像傻了一樣,開始想著別的事情。
我開始覺得,也許交往也不是壞事。
我還是不懂愛,但我願意對他好,做他希望我做的事。
也許,也許真的不是壞事。

緊接著是我突然有了到外地長駐的工作機會,而且我並不想pass。
那麼P是綁不住的,他不會願意的。
那麼,就說吧,反正沒有可能,但我想說出來。

於是我告訴P,若不是我即將去外地,我想試試別種關係。
然後P拒絕了,因為他是壞人,他不想定下來他還想玩。
意料之中,但我忍不住對他說:
『真的沒有甚麼愛不愛,我只是覺得交往不是壞事。
你說過我主動積極點就能無往不利,對吧?但不是這樣的。』
P開始焦躁,他對我說:「是我不想交,不是因為妳。
這樣可以嗎?因為我自己有病。
可以請妳不要讓我很累卻失眠過意不去到天亮嗎?」
我不肯鬆口,『那些如果就算我都做到了又怎麼樣,
事實上我平常很少喝酒,事實上我根本沒有菸癮你知道嗎?
更何況就是有辦不到的事(玩樂器)。』
P說,「那我硬撐著跟妳交往又怎麼樣?」

我說。
『沒有怎麼樣,我就不是那個人而已。
我就只是很介意你十天前跟我說你為了她可以都放棄,
現在卻跟我說你還想玩。』

後來P再也排不出時間見我了。
Line上聊天偶爾會突然問我是不是愛他,想跟他交往?
最後我發了很大一頓脾氣,P就消失了。


這個世界上,夏天大概至少有70%吧。
我其實害怕與夏天相處。
隨心所欲的對方,患得患失的我,
以及身邊周遭一知半解卻能長篇大論教我應該這樣那樣的人們。
哪一方我都不喜歡,尤其討厭委曲求全只想得到一個笑容的我自己。

但這就是我。
在我努力接受你就是夏天,並且努力討好取悅你的時候,
我也盼望著你能夠接受這樣的我,原本的我。
不因為這樣就隨便對待我,不因為這樣就隨意來去。
即便我費盡心思只為了讓你開心,我也不應該被踐踏自尊。

男人總在變成夏天之後,遇見我。
一個總是想要得到夏天的微笑的女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