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日 星期六

兒時情慾歷險記

因為太想回應紅牌客座C.N小姐的兒時情慾系列,
本週〈只是過境,沒有停——之三〉先順延到下週,
這星期請大家先陪我走一趟童年。


---


如果問你,你還記得第一次的自我安慰嗎?

我的第一次手淫約莫是六歲。
稱之為「手淫」是因為那並不算是我定義的「自慰」。

兒時的手淫容易發生在我感到緊張焦躁時,
以及覺得事情出乎原本想像預料的規範時。
偶有因為情慾被影像畫面或是文字對話勾起時,
但這個狀況發生的機率極少,通常是前述兩種。


---


印象中時值小學一年級,
某次課堂上試卷題目過多,寫不完,
當時焦慮到整個人都要燃起,也顧不得什麼,
右手執著需要被削尖的鉛筆、繼續寫著考卷,
左手就毫無自覺羞恥的往下伸,
伸進藏藍色的學生背心裙底,
幼嫩的左手手掌被兩側的大腿緊緊攫住,
我並沒有撫摸自己的私處,
(但原因是因為那時還不懂得如何取悅自己,
 隔著小褲稍有磨蹭就已經是最大的滿足)
無法克制的興奮感自恥丘深處竄起。
沒有被任何人發現注意才是性奮的真正源頭,
畢竟我一直都是個非常"精神勝利法"的人。
過於緊張的情緒也得到適當的緩解。


當然沒考好。
在那個體罰盛行的年代,
自然是挨了嚴格的班導師幾個板子。

國小木頭椅子是由一塊塊長木板釘成,
年邁的導師手上那塊
不知道是幾年前從哪張椅子上取下的木板,
就這樣重重落在考得不太好的孩子身上。
男孩們排隊伸出雙手讓板子打在手心上,
小小的掌心發紅發燙。
女孩則是扶著講桌站直背對老師,
板子落在小巧圓潤的屁股蛋上。

雖然老師疼我,但我也沒少挨那頓木板大餐;
她以嚴正的表情責怪我怎會沒寫完試卷背面的題目,
木板重重"啪!啪!啪!"的打下來,
藏藍色的學生裙略為揚起時,我的內心是欣喜的。


"考卷太多題目,我亂摸自己,所以考不好"
"因為沒考好,所以老師才會打我,這是因為愛我才懲罰我"
"是種求好心切,這是愛"
懲罰在我小小的腦袋瓜裡被連結成為合理應當的,
是與愛無可劃分的。


---


叙叙前陣子問我說:「妳是什麼時候開始壞掉的?」
『我不知道,應該是很小很小很小的時候吧。』
「所以根本不是因為第一根菸和第一杯酒啊~」他說。
『不,當然不是。』我搖頭笑。


於是我思索自己什麼時候開始起頭拐步步歪、開始逐漸崩塌……


---


小偏上週來我家,聊著聊著我指著桌上的書說:
『這本是叙叙送的。』
是《小黑森巴歷險記》,也有人譯成小黑三寶或小黑尚波。

在日本這是個家喻戶曉的童話故事,
有些人則是因為村上春樹才知道這個故事。
《挪威的森林》中,
「你有多喜歡我?」綠問。
「全世界叢林裡的老虎全都溶解成奶油那麼喜歡。」我說。

『這可是我小時候的性幻想讀物呢!』
我語帶驕傲並且附有推薦的意味,話語中隱喻著"妳試試嘛!"。
「什麼!為什麼啊~請務必寫成日記!」
小偏忍不住笑了出來,並且這樣說著。


---


六歲那年爸爸送了我一套繪本。
《小黑三寶》是其中一個故事,
我用自己的文字來簡單說說,避免有人沒聽過,
當然會偷偷偷渡幾句O.S.,大家將就著點:

頂著一頭捲髮的小黑人三寶在生日當天獲得了父母給的禮物,分別是紅色上衣、藍色褲子、綠色雨傘和紫色小靴子。

小黑三寶開心的穿戴漂亮的一身在森林中漫步,卻遇到了一隻飢餓的老虎A;老虎A想要吃掉小黑三寶,他機靈的用紅色上衣交換了活命的機會。老虎A穿著紅色上衣自以為帥氣的離開。

虎口下餘生的小黑三寶還是開心的在森林中繼續漫步,不巧又遇到了飢餓的老虎B,大概是小黑三寶看起來太好吃,老虎B也很想吃掉他。小黑三寶依然運用了他的智慧以藍色小褲子和牠交換了繼續呼吸空氣的權利。老虎B和老虎A一樣被話術,所以穿上藍色褲子很爽的自以為天下無雙的離開了。

小黑三寶即使全身光溜溜的依然還是繼續在森林中漫步 (小黑三寶你到底哪裡有問題啊!)。不久又遇到了老虎C,當然也是正餓著的。小黑三寶為了能安然離開,就選擇將紫色靴子送給老虎C,並且狗腿說這樣的牠無敵英俊。總之他還是交換成功,老虎C將靴子套在耳朵上自以為宇宙第一帥的離開了。小黑三寶根本是談判專家。

談判專家小黑三寶繼續在森林裡走著 (你為什麼不回家啊你!) ,這個世界上沒有比他更衰的小孩子了,因為他果不其然又遇到了老虎D,老虎D當然還是要吃掉他。但是談判專家不是叫假的,他立馬急智以身上僅存的綠色小雨傘交換性命,老虎D照樣買單了,開心的用尾巴捲著雨傘離開。

小黑三寶什麼都沒有了,他只剩下他自己。準備走回家的路上聽到爭吵的聲音,他爬到樹上躲起來偷聽,原來是四隻老虎相遇了、正在爭執著誰才是森林裡面最帥氣的老虎。吵得不可開交時老虎們開始互相追逐,追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直到最後都溶解成老虎奶油。小黑三寶見狀立即將他的紅色上衣、藍色褲子、紫色小靴與綠色小傘拾起後穿戴完成,快樂的回家和媽媽說今天的經歷。

小黑三寶的媽媽聽了就去森林裡將老虎奶油取回家,烹飪成好吃的老虎奶油煎餅。做出來的煎餅實在太好吃了,媽媽吃了27塊、爸爸吃了57塊,而今天非常幸運的小黑三寶則是餓壞的吃了169塊煎餅呢!


這樣的故事在才六歲的我眼裡,是極度情色的故事。
小黑三寶完全赤身裸體的在森林裡野外露出,
不斷地被威脅、被恐嚇,身心煎熬充滿驚慌卻又不得不應對,
根本是非常棒的生日旅程!
當時的我已經足以識得每一個字,
那些字句在我眼中幻化成無數的欲望,我相信與生俱來。
我不清楚小黑的性別,繪本中的他即使赤裸也毫無性徵,
但是我清楚的是我是與生俱來的賤貨,而且善於裝清純。

關起房門,躲在棉被中閉上眼,幻想著自己就是小黑三寶;
我經過一隻又一隻的老虎,毫無遮掩的虎口餘生。
故事最終還是要獲得幸福的啊!這才是童話。
於是左手小小的手掌讓我在滿漲又緊繃的欲望中和
像是尿意又不是尿意的興奮裡帶給我無盡的愉悅和幸福。
得到快感的我像顆洩掉氣的皮球,癱軟成泥在那兒,
眼中帶著近似棉花糖的軟。


「妳是什麼時候開始壞掉的?」






我有與生俱來的潛力,自然有早早壞掉的本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