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5日 星期五

肉體碰撞

「妳不想要慢慢的前戲一下?」我抱著小喵正想上下其手,她已經張開腿了。

「不用那麼麻煩了啦,快進來!」




以前身為一個阿宅(現在?!),當然看了不少肉搏實戰教學。但是跟小喵在一起後,有種我到底被騙了多久的感覺。每一次都跟我所知有所差距。書上寫的根本就沒有用嘛!例如什麼九淺一深(誤)。

上次在SINK夥伴聊天的時候有提到,男人很不會形容做愛的美好。櫻情說要他的伴用一百字說明如何愉悅,對方回答「很爽很舒服」×20。當時眾女主座紛紛響應吐槽,男主座不敢吭聲。這話題女人單方面全勝。

稍微得平反一下,人其實是不太能同時做兩種相反的事情的。比如說你正在閱讀,就很難邊跑步,像是在健身房跑步機前的電視,看歸看也沒辦法多住意內容。同樣的你正在消耗體力,肌肉燃燒的時候,也很難一邊想出多美的詞句。打球打到一半,突然站定吟詠一句來讚嘆剛剛那球投得多好。大概就是被球打到臉的下場。

所以不是不會形容,是誰能正在伏地挺身的時候想這些啊!

至於說男人這時大頭沒用,只會用小頭思考,我沒辦法多說甚麼。

插入的感覺第一個是拉扯,就是小喵常說的不要玩門。新手男會在這時候停下來問女方「會不會痛?」實際上是感覺到頭剛剛好像硬擠過什麼東西的感覺。再來是種溼潤感,萬一小喵還沒進入狀況,也就是還沒變成淫蕩系小喵的時候,這種感覺就會很少,還是可以動但是摩擦力比較高,她的眉頭也會皺的比較深。我猜前戲的功用就是讓女生先準備好這個階段,但是身為淫蕩系M的小喵,這階段她可以自己腦內構築。

接下來就是抽插了,我必須說肉片騙我不淺。看男優都粗暴亂插也能讓女優叫爽爽,真的是鬼扯。陰道內有個角度,這必須找對角度才能順順到底,如果插入角度錯了,撞到肉壁讓女孩不舒服,更糟的是沒辦法順利進入,會折到。

有沒有試過吸管沒有一口氣插破封膜結果吸管抝到,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找對了方向接下來就是體力活了。一邊跟磨擦的快感對抗一邊磨擦著。用小喵的叫聲來判斷哪個動作比較讓她舒服,還要讓自己的意識不要被過度的快感帶走。聲明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也沒有百人斬過。以上都僅是我個人的經驗而以。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不喜歡衝刺到忘我,大概是失控的感覺我不喜歡吧?但也許別人非常沉醉在失控的感覺中。那種大概是一陣陣的麻癢一直在你的海綿體上爆開,不規則而且不受控,彷彿丟了滿地的炮仗,炸的妳雙腳亂跳的感覺。

抽插了一陣,我們用力的抱在一起。雖然下面的接合角度會變的很淺,感覺快掉出來了。不過肉體緊密的結合也是另外一種愉悅,要我用一個詞說明我會說是「相愛」用每一吋的肌膚去感受對方的體溫、滑嫩與粗糙、還有擁抱的力量。那也很美好,讓人捨不得放手。

這時小喵在我的耳邊輕聲呻吟著,我配合著頻率繼續動著。越聽越覺得不對。

「我有一隻小老獅~我從來也不騎~」

小毛驢的旋律…

幹…又來了。

小喵看著我的表情,笑的顫抖,然後圈住我的脖頸說:「對不起!對不起!又害你冷掉了嗎。」

是啊!必須加溫一下。

我跳下床,隨手拿起旁邊上次玩完沒收的藤條。小喵也很自覺,馬上屁股翹高。

「把腿分開點。」一下往她的豐臀掃下去。

「阿阿阿,好痛喔!」「屁啦!都還沒用力欸!」

我讓藤條精準的只落在她屁股最翹的地方。讓她用痛呼去取代呻吟,小喵扭著身體哀嚎,也沒有辦法再哼小毛驢還是兩隻老虎了。我沒有抽的很大力,但是對現在身體正敏感的小喵來說,這力道應該剛好。

直到她猛得摔平在床上求饒,我也剛好加溫完成。

「屁股給我翹高!」

小喵嗚嗚嗚的又擺好姿勢,不過不是要打她屁股,而是要用老納……喔不是 是老獅的肉棒來教訓她。

感覺她也很享受被這樣教訓,一下子就拱起背放肆的叫到會便宜了鄰居單男的程度。背後位的確也很有征服感,我一手扶著她的腰,一手摸著剛剛打的火熱的臀部,心裡這時是一種赤裸裸的快樂,跟我們現在一樣赤裸著碰撞一樣,撞著一塊名叫肉慾的地方。

我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很響亮,肉與肉的另一種碰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