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只是過境,沒有停 —— 之三

他回國後順著承諾,調適時差後約定了見面的時間。
那是個週六,天氣晴,地點敲定中山堂前面的廣場。


---


瑞秋提早到了,坐在廣場週邊的石椅上等待。
看著廣場上玩滑板的大男孩、跑跳追逐的小朋友,
還有些看似也在等待著誰的那些長大及尚未長大的大人。
冬日的暖陽讓她想起了第一次的會面也是在這樣的溫度中。
沒有配戴手錶習慣的她時不時拿出手機來看看時間,
浸淫在有點緊張又充滿期待的氛圍中等待。

他來得比約定的時間稍晚。
遠遠地她就看到他,雖然是小小的不清晰的人影,
瑞秋也能憑藉著記憶中的身形來判斷,是他,就是他。

穿得蠻英倫風格的PL露齒微笑,
笑容的寬度是標準露出七顆半牙齒的那種爽朗笑容;
他稍微揶揄了她。
她不自然的笑與PL的神態自若恰成對比。

他的外型比五年前更穩重了許多、氣質更具有魅惑感,
如果再十年後勢必成為Anthony Bourdain那般的男人。
看著他整體呈現出來的質感,她不禁出了神。

「陪我去買個朋友的禮物吧!」
與其說是邀請或者央求,
倒不如說PL以一種"我說了算"的語氣溫柔的喝令著。


---


緩緩的散步是有趣的,PL是喜歡也慣於步行的人。
他們一同走入了台北車站附近的唱片行。

專心在挑選的他並沒有真的冷落瑞秋,
和她語言上互動的頻率完全沒冷場沒斷過沒詞窮過。
她只是安靜的望著口沫橫飛的他,始終保持著微笑。
「妳到底在傻笑什麼?見到我有這麼開心嗎?」
他輕輕的撫摸了她的髮,用明知故問的語氣問著。
瑞秋就像個懷春少女似的點頭,害羞得無法回話。
「我很會挑禮物喔,送禮總是能送到對方心坎裡。」
他自顧自的繼續看著架上的唱片;
選畢,結完帳,
他牽起她暖暖的小手,橫跨了馬路進了對面的旅館。


---


進了房後她坐在床沿看著他將外套卸下,
滿腦子仍然想著緣份竟是如此巧妙,
眼神不住上下地打量眼前的他,
意圖將這個人與記憶中的那個人做連結、劃上等號。
幸好這是容易的,
他說話的神情語氣在這幾年沒有過大的變化,
講起話來仍舊是那麼眉飛色舞意氣風發引人入勝。
氣質亦正亦邪的他仍然是那個可愛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他見她一臉發呆著思考的楞模楞樣,
招呼了幾句、問了幾句,說著:「搞得好像很生疏一樣。」
瑞秋搖頭,還算伶牙俐齒的她在他面前意外的非常詞窮,
我們都知道她在喜愛的人面前無法非常自在的相處,
小劇場太多、小宇宙爆炸,但表面鎮定平靜亦無波。


「想我嗎?過來,抱一個。」
PL的感情和欲望總是炙熱滾燙,耐不住多久他就開口了。


兩個人抱著抱著順勢滾上了床,或輕或淺的擁吻著。
她在上面、他在身下,
此時他突然停下了親吻的動作,只是凝望;
那雙眼透亮得直視內心。

「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上妳嗎?」他語氣非常冷靜,沒有溫度。
這個問句讓瑞秋幾近失溫,她搖頭說並不是,並且心想:
"你怎麼可以這樣誤解我?是別人就算了……但是,是你耶!"
他繼續說:「明明是誰都可以上的小母狗吧?」
『不是。』她被逼急了,紅著眼、嘴裡卻說不出任何辯駁。
「明明就是,為什麼要說不是。」
瑞秋搖頭,眼中含著斗大的淚珠就這樣簌簌的滾落下來,
語塞的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你明明知道不是這樣。』
「很愛哭耶妳。」
PL大概沒想到眼前這個女人這麼容易就被自己弄哭了。

「我要把妳玩壞、弄醜,
   咬掉妳的乳頭,玩壞妳的賤屄。
   妳會醜到所有的人都不要妳,
   那個時候就只有我要妳。
   妳是我的,聽到沒有,妳是我的。」
他做出了某種宣告,刻意放慢速度強調最後四個字;
瑞秋安靜地細細聆聽,專心記住每一句。

「跪在床上,眼睛閉好。」他用冷淡的語氣喝令著。
閉著溼潤的雙眼,她以右手手背撫去臉頰的淚滴,
就這樣靜靜的跪在床上;
她有點徬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卻還是聽話照做。

一會兒,「睜開眼睛。」一樣是個命令句。
瑞秋將雙眼睜開時,看到一個打開的立方小紙盒,
裡面是條小兔子項鍊;
在這個同時聽到他大聲的用愉悅聲調喊出:「Surprise!」
她再次的被弄哭了,但是這次是開心的眼淚。
PL到她背後親手為她戴上,
並且在耳邊輕聲說:
「從今天起妳就是我的小兔子,我是妳的兔子爸爸。(註一)
   我們不只會做愛,還會戀愛。我要他們都忌妒我。」


她轉身緊緊擁抱住他,
並且激烈地親暱,溫度過高,使得他們融化在彼此的心裡。





























註一:源於《逃家小兔》的故事


從前從前,有隻想逃家的小兔子。



他對他媽媽說,"我要跑走了。"
"如果你跑走",媽媽說,"我會追上去找你,因為你是我的小兔子。"

"如果妳追趕我,"小兔子說,
"我會變成溪中的一尾鱒魚,游得離妳遠遠的。"

"如果你變成溪中的一尾鱒魚",兔媽媽說,
"我會變成漁夫,在水裡把你撈回來。"

"如果妳變成漁夫,"小兔子說,
"我會變成高山的岩石,遠遠在妳之上。"

"如果你變成高山的岩石,遠遠在我之上,"兔媽媽說,
"我會變成登山客,攀爬到你所在之處。"

"如果妳變成登山客,"小兔子說,
"我會變成秘密花園裡的一朵番紅花。"
"如果你變成秘密花園裡的一朵番紅花",兔媽媽說,
"我會變成園丁,找到你,照料你。"

"如果妳變成園丁找到我",小兔子說,
"我會變成鳥兒,飛得遠遠的。"

"如果你變成鳥兒,飛得遠遠的,"兔媽媽說,
"我會變成你回家的一棵大樹。"

"如果妳變成一棵大樹,"小兔子說,
"我會變成一艘小帆船,划離開妳身邊。"

"如果你變成一艘小帆船,划離開我身邊",兔媽媽說,
"我會變成風,把你吹往你想去的方向。"

"如果妳變成吹引我的風,"小兔子說,
"我會加入馬戲團,變成遨翔的空中飛人。"

"如果你變成空中飛人",兔媽媽說,
"我會走鋼索,穿過空中走向你。"

"如果妳從鋼索上穿過空中走向我,"小兔子說,
"我會變成一個小男孩,跑進家裡頭。"

"變成一個小男孩,跑進家裡頭,"兔媽媽說,
"我會變成你母親,摟你入懷,抱緊你。"

"真是的,"小兔子說,
"我看我還是留在現在這裡,繼續當妳的小兔子吧。"

於是,他便這麼做了。
"來根紅蘿蔔吧,"兔媽媽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