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隨手

所以請上船(那是水手!)




也許該從小喵突然想吃蔥油餅開始說起。

「我想做蔥油餅!」

因為太過突如其來,我只能阿阿阿的說好阿你做阿。

小喵的思路常常很跳躍,我現在也差不多習慣了。說做就做的她非常可愛。也讓生活多了很多新鮮感。保持新鮮感是一門很重要的功課,不然兩個人就算頭幾次互動的如何盡興,最後也會無味了。SM也是這樣。

沒多久就開始看她和麵,攪拌。忙進忙出的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但是從來也沒見她弄過蔥油餅什麼的讓我十分不安等等到底會是甚麼東西被做出來。

「來,幫我切蔥!」小喵從袋子裡掏了兩大把蔥出來,她到底要做多少蔥油餅?
看她的麵糰量,我只挑了三根蔥來切。我不喜歡太多蔥,但是小喵說她超愛,要切多一點。

「那會變成蔥大餅啦。」「沒關係沒關係,多切一點。」

蔥好了麵糰也好了,小喵得意的秀了烤盤給我看「我還做了小餅乾喔,想吃嗎?」

我點點頭,小喵把餅乾放入烤箱中,開始把揉好的麵糰放上抹了油的墊板上,弄出了三個扁圓形的東西。大概是加蔥後就變成蔥油餅吧?

「麵團好像還發不夠?可以煎嗎?」小喵歪著頭說,然後跑出去廚房,跟出去一看原來還在研究網路食譜中,讓我不禁莞爾,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初學做大廚就對了。

搖搖頭回來說大概還要等一下,拿了保鮮膜就要把麵糰蓋起來。我出聲:「你放回鍋子裡比較好。」
「不要!人家好不容易弄成漂亮的形狀了,我不要放回到鍋子裡。」
「不是……你聽我說……」「不要啦!」

過了一會果然聽到慘叫聲,麵糰黏到保鮮膜上面了。

「早就跟妳說過聽話了。」我直接接手做蔥油餅的工作。小喵嘟著嘴在旁邊說她哪知道阿之類的話。雙手現在都是麵糰的我暫時先當作沒聽到,把生蔥油餅弄好,準備下去煎。

只是煎個蔥油餅,有時候兩個人還是會有很多眉角。她覺得這樣對,我覺得那樣好。每件事情都是一樣。沒辦法我都聽她的或是她都聽我的。即便我們是誓約過的主奴情侶也是一樣。不過,好處是不會有搞不定的冷戰,我們有我們的辦法處理。

第一片下鍋,小喵說她來。光是看她把好好的餅弄的搖搖欲墜的下鍋我就直冒汗。果然大廚還是需要時間歷練,光是天賦還是不夠的。(笑)

起鍋後兩人各吃了一口。「好像有點……不酥脆?」

兩個人都覺得有點怪怪的。小喵聳聳肩說「算了,我不想弄了,剩下你煎。」吐舌拿著蔥油餅就跑掉了。完全是一種收攤子的節奏,直令人大翻白眼。

雖然我也沒常弄這玩意,但是至少平常還有在走廚房。照著經驗弄好了第二片。小喵跑過來看:「哇!看起來好好吃。」我不置可否,隨手秀了一手空拋翻面,讓小喵眼睛都瞪大了。

「阿對了,小餅乾!」小喵跑到烤箱前面,理所當然的,她彎下腰,想從小門看透裡面的餅乾烤好了沒。完全不自覺自己手撐著膝蓋,腳微曲,自然的挺俏出豐潤的屁股有多誘人。

我剛好洗完手,順手就往那只裹著一層小內褲布,結實的屁股上一巴掌下去。立時一聲清脆的肉聲。

「歐吆,幹嘛打人家屁屁!」

處罰瞜,誰叫有人剛剛不聽話來著?

「你討厭啦……」小喵害羞了的樣子,摟上來親了個嘴。

我以前以為,小喵並不愛被打屁股。現在我終於理解,她不愛的是「普通的被打屁股」

要像這樣,妳不乖,來被處罰。才會到點。

我喜歡這樣的小喵,這樣總是帶給我各種新面貌的小喵。

妳還能帶給我多少驚喜呢?

我會花很多時間來慢慢的看下去的。

【後記】

今天早上醒來,抱著她親熱一番,五衝五撞(九淺一深的進化技)後。小喵對我說:「你知道以前為何你都沒有對象嗎?」

為什麼?

「那是因為你都沒有遇到,像我這樣有深度的女人。」她臉頰貼著我的肩窩,得意的說。

「有深度阿?是指這邊嗎?」我伸手撈了一把,剛剛衝撞的地方。

「嘻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