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我們不會都沒事




其一


這天。D承認了和K已經交往了兩年。

我並不意外,應該說,原本就知道她和K有點走得近,會驚訝的地方,是他們彼此都瞞著週圍的朋友,就這樣交往兩年的這件事。


她承認的時候,低著頭,眼睛看著地板。

「我是不是很壞?」

『沒有』

她哭了出來。她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不知道你相信不相信,我沒有受傷。』

「嗯」

那句我沒有受傷其實是謊話,應該說,我原本覺得我強壯到可以處理這類事,而現在抱著她的我,也確實扮演暫時照顧她情緒的角色,沒有跟著沉下去。

那為什麼我還是不舒服?

「我覺得我是個壞人,但我居然還是好的。」

「害怕被發現我有K,害怕K發現你,害怕你們沒辦法當好朋友?  害怕自己很糟糕,但好像是沒辦法改變了...就已經應該是壞了。」

我在想,是不是有做些什麼,和什麼也不做,那些該碎掉的還是會碎掉。

我討厭她,討厭她這麼的對自己不負責任。和不負責任的人相處,很難受。

但她還在我懷裡哭著。

只好,先抱緊她。

想哭,就好好哭吧。




其二

C的孩子今年應該兩歲了,我是去年才知道的,還是她和我說的。現在沒算錯的話,應還在醫院待產第二胎。

剛知道她已經結婚並且有一個孩子時,已經有三年沒聯絡。

我以為不會再有聯絡,所以當LINE上看到她傳來的訊息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其實,我對她已經一無所知了。

回憶中的她和她傳過來的,在公園裡抱著孩子的照片,怎麼樣都很難連結在一起。

是的,她還是同一個人,我覺得她陌生,也未必是因為我們分開太久或沒有聯絡的緣故。

想起房間裡的那個箱子,箱子裡有一本相簿,有C還和我交往時拍的照片,還有M畢業時我去找她,故意一起合照的相片。

M今年考上了房地產經理人,在她那一行來說,已經算是一個小主管了。我和她也超過三年沒有講話。

最後一次講話,是在電話裡,下著雨的晚上,我趕完一份計畫書,辦公室只有我一人,拿著手機撥給M,兩個人就這樣聊起來,沒有特別熱絡,但也沒有特別陌生。

我們都隔著一層東西,好像說好似的,在畢業之後的對話裡,誰都不曾提起過那一年在社團裡發生的事。

所以我從來不知道,她到底介不介意,還記不記得。

我們從來沒交往過,在學校時,她和T曖昧的那段時間,我撕下我兩頁的日記,裝在信封裡。後來T的女友告訴我,M看過後,丟在T的房間的垃圾桶裡。T的女友那時透過BBS不時找我訴苦,我也只是聽著一個女人在網路的另一端,用鍵盤無力的咒罵M和T。

我太年輕,但這不該是託詞,總之我默默的被捲入了她和T的三角關係裡。

畢業前,我們算是在線上和好的。為了能送畢業禮物給她,我當著C的面做了卡片,買了禮物。

我覺得C只是裝作對這些事不介意,也對自己受的傷裝做不介意。這些我過了幾年才想起,才知道。

畢業後,曾經有一次地震發生後的晚上,接到M的電話,只是問我好不好,有沒有事。

『我沒事。』

「嗯,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妳沒事真是太好了。





其三


我們不會都沒事。

不知不覺十多年過去了。

我以為那些記憶都會封在箱子裡,隨著我和學生時代的距離,褪色,忘記,過去。


事實上,當那些回憶重複的回來提醒你時,才會發現,就算你練習得再好,愈來愈強壯了,知道你可以不用那麼在意,自己一個人也可以。

還是需要,某個地方,某個人,能好好的和你說話,看著對方。

我只能這麼相信,你還在某個地方,等著。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