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收集

文/六十小姐


『我終於幹到你了!妳知道我想要幹你多久了嗎?』
男人一邊用力的抽插著我,一邊驕傲的說著。
「嗯...啊...你繼續...不要停!」我只是喘息著。

--

他,180,以身高上完全滿足我要的無謂的虛榮感,
身材,是體院出來的,在外在的條件下,似乎一切都很完美。
會答應見他,單純的只是想要比其他,
對他似乎也蠢蠢欲動的女人們早一點吃掉他。

前一夜,並沒有睡得很好,走進他的房間,
果然不意外的是個男孩的房間。
不過那張大床卻吸引著我的瞌睡蟲,自動的爬上他的床上。
躺上床,我真的是閉起雙眼對他說
「你的床好舒服!我可以睡一下嗎?」
他笑了笑,也靜靜的躺在我的身邊。

為了通風而打開的窗戶,
一直從路邊呼嘯而過的汽車、機車,一直讓我無法入眠。
我開玩笑的說「如果等一下我太大聲怎麼辦?」
他笑說『大家都去上班上課了吧!而且太大聲我會摀住你的嘴的!』。
在這個同時,聽見樓下兩位鄰居太太正在用著高嗓門聊著今天什麼才好貴!
我們相視,笑了。

--

他吻著、輕啃咬著我的脖子,手隔著內衣輕撫著我的乳房,
我告訴他,你可以用力一點沒關係,真的。

聽到這句話,他似乎被鼓舞了,直接拉起了我的上衣,
吸吮著我的乳頭,右手也往我的內褲裡伸去。

--

這一切,似乎應該是很正常的性愛過程,雖然我身體誠實的給著反應,
嘴裡輕聲的呻吟著,但又覺得自己好像在旁邊冷眼看著這一切,
看著自己正要跟男人性交。

--

他轉身拿了套子,問我可不可以戴了?我點點頭。
其實在他進入時,我居然是無感的,無感的不是他武器的大小,
而是,「對!他插入了」的一種制式的感覺。

他很努力的在取悅我,而我也很“盡責”的在呻吟。
他說著他已經想約我好久了,
一直說著自己好爽,一直說著我好棒...
而我,只是呻吟著,就只是呻吟著。

--

『告訴我!我厲害嗎?』他邊喘息著問我

我微笑的回答「還不錯啊!」

『所以我可以排上妳的排行榜了吧!』他驕傲的說著。

我淺笑的回著「你們男人怎麼這麼愛比啊」。
感覺,自己更冷眼的看著自己演的這場戲。

問完,他就自顧自的跑去沖洗了。

等他沖洗出來,問我,或者說命令我去洗澡。
我起身坐著,微笑的對他:
「我還是習慣回家洗,我想睡覺,下午還有事,我想先離開了。」

他一臉錯愕的問著我,他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至始至終我都是微笑著回答他,我是真的有事,別想太多。

--

這次,我想把他歸類為不會有下一次發展的人。

沒有一夜情的空虛,但卻心中也毫無雀躍感。
這次做愛滿足嗎?至今還是個問號。

究竟,是誰收集了誰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