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0日 星期六

距離是美:回應〈沒那麼簡單〉

和K的共處一直是親密的、沒什麼秘密的。

處於多重關係的我們之間比起其他夫妻而言是比較緊密的,
他當然也看我寫情慾交換日記,卻不干涉我寫文章的意志。

一方面管不動我的嬌蠻任性,另一方面也是基於堅定的愛;
他是個控制欲很強大的人,卻遇上各方面都極度失控的我,
不難想像對K而言和這樣難以掌控的我相愛似乎是種折磨。

我知道這裡不是婚姻版 XD
不過這週就容我寫點近期的心情轉折吧!
剛好也順了小偏的本週主題,
相愛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


如你們所見的,我是個太多感性又太過多情的女子,
即使已屆熟女之齡,脾性也還是非常孩子氣;
外表沉穩的我實際上垃圾話連篇,唯獨工作上和待人接物時展現成熟面,
溫婉堅定的外表下實際上其實是只想膚淺歪斜度日的女子。

K是小我幾歲的男人,他外表不是穩重的類型;
搞笑嘴賤、評論總是中肯直接,直接到足以傷害任何人。
簡單來說就是個什麼技能都點得很滿的常識人,
他用膚淺外表掩飾深厚內在、用譏笑的言語隱藏自己良善柔軟的心。

我們是相反的個體,
卻因為愛、因為陰錯陽差造就的婚姻而生活在一起。



---



我們這幾年來曾經共處一室後分房住、之後又回歸共處一室;
相處的狀況總是時好時壞。
婚姻就是這樣,不能光靠單純的愛、單純的情慾而相處,
我們之間還會參雜龐大的親族壓力,
彼此開始計較彼此的付出、計較誰為了家庭做得比較多。
為此我深感痛苦;相信他也不會好過多少,他總是暴怒。


很多人說:
「欸瑞秋妳不要這麼折磨,只要離婚這一切就解脫了。」
我覺得困難。

因為我對於K有太多的疼愛、太無法言語的喜歡、太深刻的迷戀,
即使婚姻多年來的共處我還是這麼這麼這麼愛他陰晴不定又詭譎搞笑的個性,
我望著他落寞的神情時只覺他即使皺眉也好看、他大笑的時候我跟著笑開懷,
當他烏雲密佈時我噤聲不語卻也還是如此眷戀。

我們有時一星期做幾次愛,有時一個月做不到一次。
緊繃的相處模式讓情慾蒸發消逝,有時寧願先把共處的日子過好就好。


---


前段時間我和K的關係陷入了膠著;
我對於龐大親族壓力造成的壓迫產生了亟欲逃離的感受,
加上K一時嘴賤說出非常過份的話語,我決定離開。

我坐在床緣語直氣柔的說出:『我要離婚。』
這裡的用字不是 "我想" 而是 "我要",是確定的句子。
「嗯。」他沒正視我,隨口應了。

之後幾天沒說上話,我在這幾天內自己去看了間房子,覺得喜歡。
夜裡我和他深聊,說已經找到合宜的居處,我隨時都可以搬走了。
他要我躺在他身旁,說出:「我們一起搬吧。」
『你是在跳針什麼?不是說好要離婚了嗎?』
我在內心翻了無數個白眼。
「我覺得這屋子不適合我們,
住在裡面的人都會有情緒上的問題。妳看我媽。」
K這樣說我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也不是說有婆媳問題,
   但在一個屋簷下生活完全沒有決定權和主導權,做什麼都被嫌不夠。』

K講到重點……
婆家不大,空間有限,人和人之間的相處是沒什麼距離的。
我能看到婆婆包著浴巾走出浴室,在房門尚未關上前就將浴巾卸下;
當然她也能在半透明的衛浴隔間中看到我幾近赤裸的身體,
我不太喜歡被長輩看到身上的那些刺青,
即使任性如我還是會畏懼那些眼神中的批判。
這間房子裡面唯一最忌諱身體被視姦的是K,他其實自愛。

欸!這實在太擁擠了,我和K的相處也被迫在同一個狹小的空間裡,
即使各忙各的,也還是覺得空間感很差,我們的愛困在缺氧的狀態。
K屢次與我的爭執點都是在旁人身上,反而不是他和我之間相處上的問題,
所以他認為只要不與他的至親們同住,對於這段婚姻勢必能夠改善。


他拍拍身邊的枕:「妳過來。」
躺得遠遠的我知道這已經是台階和讓步了,
卻不想順著台階往下,情緒仍然又怨又滿。
他又重複了一兩次,語氣明顯的有耐心,我最終還是靠了過去,窩在脅下。
我不喜歡枕在男人手臂上,卻喜歡窩在脅下;
那讓我很有安全感,是種能維持舒適鼻息的距離,
這樣的距離營造出放鬆的美。

「妳看到喜歡的那間房子,幫我約房東,我們再一起去看一次。」
我嘟著嘴:『誰要和你一起住啊。』
「搬過去一切都會好轉的,要不然妳就當做是我們之間最後一次的努力。」
我沒說什麼,但畢竟我不是個輕言放棄的人。
我只是非常傲嬌而已,誰走進來我的生命,
我嘴上怎樣豁達但也仍是捨不得對方退場的。
加上對K的感情放得很深,決定再換個模式相處看看……


於是在和長輩溝通過、獲得同意後,我們一起搬了出來。


---


這陣子新居剛整理好,但已經有些朋友來探訪過了。

來拜訪過的朋友說:
「這裡空間感、採光和格局很舒服。」
其中一位說:
「每個空間都有自己的氣場,互相不會干擾,每個區域都是不同的世界。」
這正是我致力追求的。
情感需要空間、需要距離,人際關係上擁有距離感的通常比較能長久;
未必是通則,但我和K就是得這樣,即使同住我也需要一個人的空間和時間。


---


K夜裡躺在大床上跨著柔軟的被,他問:「最近生活還適應嗎?」
『嗯,整理完了,覺得雜事變少、情緒上比較清爽。』
我們都知道空間大了、少了旁人,心的距離反而近了;
慾望也不再封閉,開始產生對流。

有時夜裡牽手去散個步,晚上偶而一起洗澡;
不那麼濃情蜜意,只是日常的相處,卻處得更好。


---


『你怎麼不快去交一個女朋友?你已經很久沒和女孩子約會了。』
「現在這樣不好嗎?我可以專心對妳不好嗎?」
我嘖了一聲,順便說了:『但我可沒辦法專心對你。』

前幾天一起洗澡時他還聊到了叙叙,一些叙叙在情趣方面的小弱點,
他說:「這樣他這個人好像還蠻好玩的,感覺很好操控……」
我一邊沖水一邊說:『是還不錯啦。』語氣中有種奇異的謙虛。

有時我會想,
到底能有幾對夫妻可以這樣聊、可以討論婚姻外的對象呢?
雖然K偶而會吃醋,但確實已經非常大度,
我們已經在軌道上,不會為了婚姻外的對象產生摩擦和爭執。
這些都是經由磨合和溝通慢慢得來的,是適合我們倆相處的方式。
旁人以為要構成swing的狀態非常簡單,其實一點兒也不容易,
中間會遇到非常多狀況,如何在該處理的時間內應變,
根本是考驗、絕對是試煉。


無論如何,懂得繼續生活就是好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進行和改變。
危機有時就是轉機,幸好我們始終相愛;
相較於某些人的無情無意,K展現出來的不離不棄才是真正的難得。


那個啊~欸唷。
親愛的老公,對於這麼任性的我,以後還請您多多海涵喔! <3


---


來個輕鬆點的小故事:


某天和K經過便利商店,我說:『咦?是妹抖扭蛋耶~人家想要!』
K二話不說掏了零錢給我,他說:「喜歡就扭一個吧。」
我看了一會:「人家最不想要的就是那個抱垃圾桶的…」
詳細請見 http://www.toy-people.com/?p=24881
在置入零錢之前我撂下了狠話:『扭到什麼我就用那個姿勢拍一張裸照。』
「真期待~」K等著看照片。


我扭到了這個……
我覺得抱垃圾桶拍照真的超蠢的……


1 則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