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日 星期日

婚紗的祝福

文/namika


「等等回去拍婚紗。」

直到你傳了這條訊息給我,我才知道你真的要結婚了。

面對你刻意的隱瞞,我沒有憤怒,只有失望。

終究你還是走到了這步田地,如我當初預料的一樣。

--

跟F的故事是因為一次營隊活動而開始,莫名的熟悉起來後分分合合糾糾纏纏也這樣過了十五年。

我人生中最精華的歲月都有他在,太多的第一次也都是跟他。

第一次翹課、第一次看流星、第一次看到雪、第一次去海邊,以及第一次的接吻與性愛。

他可說是我的性愛啟蒙老師,也是床上非常合拍的對象。

或許也因為如此,F始終在我心上最重要的地方定居著,無法割捨無法遺忘。

就算他對待我的態度忽冷忽熱、若即若離,我依舊死心蹋地的跟隨著他的腳步,在他背後凝視著他。

也因為F,我對處女座的男人毫無招架之力。或許我是在他們的身上找尋F的影子。

剛認識F時,他的朋友就告訴我,愛上他的下場就是受傷。

即使這樣,我還是無法自拔地愛著他,用一種守護的方式,近乎縱容。

--

「幫我買六個氣球。」

「好。」

--

騎著車在路上狂飆,憑微弱的印象找到了氣球店。

買好氣球前往拍攝地點的路上,沿路都是他的影子。

那間公寓是F大學時的租屋處,那時我們常常做完愛就靠著彼此睡到天亮;小小的公園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起過耶誕節的約會地點;這條路他騎著車載我走過了無數次,在我身體不適時送我去急診、我喝醉時送我回家...

沒想到,整座城市都有我們曾經走過的痕跡。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有了奇特的默契。

只要我遇到挫折需要安慰時,就會想辦法聯絡F,而他則會對我付出一段時間的溫柔跟包容,通常是出去走走、吃個飯,然後做愛。

我知道他認為這是讓我開心的方式。

事實上,我也因為跟他的性愛而感受到短暫的幸福。

我始終明白他對我的不是愛,只是單純的欲望。

因為我們的肉體太過合拍,使他每隔一陣子就會回來找我,他也坦白承認過我的身體讓他很有欲望,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

我覺得這樣的我是被他需要著的,如此一來我便可以催眠自己:對他來說,我是特別的存在。

直到今天。

我想親眼看看那個被他選擇的女人,或許這樣就能讓自己死心。

於是我拉著那束氣球走向F告訴我的地點,明明知道這樣的場景只會讓自己難堪。

還愛著對方的前女友來當前男友兼前床伴的婚紗助手,看著對方跟女友曬恩愛?

我絕對是瘋了才會把自己陷入如此的情境。

--

「要結婚也不說的,這麼見外?」

「....呵呵。」

--

拍攝前的午餐空檔,忘了在場的誰說起,F總是把那些過去的記憶跟物品都收得好好的。

雖然他看似不在乎,但其實他異常戀舊。

我想起一年前的那次約會,在偏僻的山路旁F問我:記不記得曾經跟他來過這裡。

我心裡回答:從來沒有忘記過。

嘴上卻說著:有嗎?我不記得了。

那瞬間F的表情有點受傷,讓我有種報復成功的快感。

後來在他的小轎車裡,他像是要懲罰我一樣,進出得特別用力。我們一邊喘息一邊注意著車窗外的動態,生怕登山的民眾會不小心撞見了我們的秘密。

F的態度讓我覺得他不可能會記得我們曾經經歷過的一切,畢竟他連我的生日都不曾記得,但其他女孩的生日他可是記得牢牢的。(笑)

而對我來說,糾纏十五年的故事可是占據我人生一半的歲月,怎麼能說忘就忘?

但如今一切都必須要結束了。

即使我還把他放在心上,也還是得跟他說再見。

--

「記得給我喜帖。」

「嗯...還沒印好。」可是,我不相信你說的。

--

陪著F跟女友走遍了整個學校,看著他笑得開心的樣子,心情有點酸。

尤其是他身旁的女人一臉不耐,無法理解男人為什麼要特地跑回母校拍婚紗,卻還是在鏡頭前假裝開心的模樣,讓我更無法面對F的笑臉。

雖然如此,我依舊帶著笑,幫忙拿東西、整理裙擺,陪他們拍完了外景。

然後用燦爛笑容跟他們說再見。

但是,很抱歉。即使面對著洋溢幸福笑臉的F跟她,我還是無法真心祝福。

曾經我以為自己可以很坦率地面對愛過的人牽起別的女人的手,可是真的面對這景象時,我才發現自己沒有那麼灑脫。

很多年前,在我跟他還糾纏不清的時候,曾經有不知情的朋友對我說過:

「愛一個人,就是希望他能得到幸福,不管他的幸福是不是妳給的。」

我很自私,即使早就知道我們不適合,我仍然希望他的幸福是我給予的、站在他身邊笑得燦爛的人是我。

明明,現在的他,已經不是我愛了那麼久的他了。

但,我還是希望他幸福,至少他的生命裡不要再有下一個我。

希望也不會再有。

再見,我(曾經)深愛的你。

你一定要幸福,我才能告訴自己:不要再追逐你的身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