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7日 星期日

Re: adventure in alley

文/Namika


那天下午,我傳了訊息給F,跟他說我想去海邊流浪。

「等我一下,我跟妳一起去。」他回。

半小時後,我提著兩杯飲料站在校門口等著F的白色老爺車。

上了車,把吸管插進飲料裡遞給F,隨口問他:「今天怎麼有空?」

「回來處理一些事,晚上還有一場飯局。剛好妳說想去海邊,想想也很久沒去吹海風放鬆了,就載妳一起去吧。」他的眼神裡有著滿滿的疲憊。

--

沿著快速道路,沒多久就到了海邊。我們爬上堤防,看著不算漂亮的海景。

「嘿,你記得我們認識多久了嗎?」我問。

「十年了吧?」F答。

「對啊,那年你還是個單純可愛的大學生呢。」

我突然想起,那年我準備接受初戀男友的告白時,也跟F在某個假日來這裡看海。當時是誰先吻上誰已經不可考,情慾燃起的兩人躲在堤防跟消波塊之間的陰影處,他引領著我的手撫摸他的肉棒,而他的另一隻手也拉開我的牛仔褲拉鍊,伸入內褲勾引著泊泊湧泉。

讓對方高潮後,我們牽著手走回陽光燦爛的堤防,也是在那時,我開口告訴他:「最近有個男生向我告白,我還在考慮要不要接受,但我滿喜歡他的。」

F那時的表情混雜了錯愕、困惑跟些微的傷感,過了幾秒後他回:「不錯啊,改天帶來讓我看看,我請你們吃飯!」

後來我才知道,那天他本來想跟我告白,卻因為我說了那句話而錯過。

同樣的海,同樣的兩個人,不知不覺就過了十年,卻還在原地踏步。

--

即使已經下午三點多,初夏的陽光依舊有些刺眼。

不知不覺我們手裡的飲料都喝完了,你拍拍屁股站起身,跟我說想沿著海岸線走走,我也站起來跟在你的身後。

「我們以前好像常常來這裡。」

「嗯,有一次你還半夜開車載我來這聊天。」我回。

那時我剛上大學沒多久,常常因社團、人際關係跟課業而煩悶,偶爾會打電話找F聊天,覺得有著同樣生活圈的他應該能理解我的心情。

某天深夜他便開著同一部老爺車、拎了一手啤酒,載著我到海邊來吹海風。夜釣的釣客與魚餌在沙灘上閃著螢光,與遠方的漁船、天上的星星相互輝映著,讓我看得呆了。

後來,回到車上的我們,在狹小的車裡脫去牛仔褲跟內褲,他在我體內緩慢的搖晃著,像是一波一波的海浪,令我感到暈眩與迷醉。一定是酒精的關係。

--

離開堤防,F又載著我到海濱的公園。夕陽西下時,我身後的他伸出手抱住我,我轉身回抱住他,輕輕地吻上他的唇。

這不是愛情,只是純粹的慾望。

「想要嗎?」他的聲音有些低啞。

「嗯。」

跟多年前一樣,F在車上脫去我的牛仔褲跟內褲,,拉開自己的牛仔褲拉鍊,掏出肉棒。

「吸它。」我順從地握住它,先是用舌頭舔試著,然後將已經堅硬的分身含入口中。吸吮、輕舔跟輕咬,感受它在我口中脹大著,也聽見F忍耐著的低吼。他一邊享受著我的口交,一邊把手從我的T恤領口伸入,從胸罩裡撈出我的乳頭搓揉,直到我受不了他的挑逗為止。

戴上套子,我躺在副駕駛座,他趴在我身上進入我。逐漸變暗的天色給了我們極佳的掩護,路旁的雜草也成為隱藏車身的偽裝,車內的我們流著汗,有時親吻著對方、有時發出無意義的呻吟。

即將高潮時他抓著我問:「喜歡我這樣幹妳嗎?喜歡嗎?」,我以體內的緊縮跟指痕回應他的疑問。

--

F載著我回到校門口,在我下車前突然對我說:

「妳的氣色比上次好多了,多笑點。」

「我現在看起來不開心嗎?」

「因為,今天妳一直都沒有笑容。」

我的微笑僵住,急忙開了車門跟他告別。

看著他的車駛離,卻湧現被看穿的慌張感。

有些話適合心照不宣,不適合說破;有些感情只適合曖昧,不適合永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