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5日 星期二

代號 (Re: 收集)



H先生是我很早期的對象,
約莫是高中時期,性啟蒙之後在聊天室遇上的對象,
那時沒有智慧型手機,我們靠著簡訊與亞太通聯著,
我甚至不記得第一次跟他見面是什麼模樣,
倒是記得了一些細瑣的小事。像是收集星座。

大男孩的他,莫名的信仰著星座,
我是他第一個天蠍女孩,嘴上說著個性不像,
身體倒是紮紮實實的天蠍個性,情慾意欲滿腔,
那時的我們,都用生日來暱稱身邊的對象。

0508是他的代號,至今依舊還記著的他的生日,
金牛座,是我很少對上的星座,
悶騷,除了這個詞,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
我沒把他當成我的男人,倒是把他當成我的兄弟,
他似乎也不把我當成女人,除了我脫光或者是在幫他口交的時候。

「幹,雙魚座的女生真的都那麼難搞嗎?」
電話裡頭的他劈頭一句,純屬抱怨那位0304小姐。

『你不懂,雙魚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要拐他不如就甜蜜一點的把他扒光。』我躺在床上隨口回了他。

我其實不太搞蒐集這套,對我而言星座與生肖都不是重點,
雖然個人還是偏好著雙子男與天蠍男,但實際吸引我的,與星座無關。

**

那晚,我在陌生的房裡,電視屏幕閃著光,
男人在浴室盥洗,我在床上窩著。

「你野哪去了?」

『新的男人家。』

「幹!」

『還要繼續回報嗎?』

「有點創意再回我。媽的!」

我們簡訊傳著,我也睏了,半躺著。

濕熱的肉體貼近我,舒服的肥皂香味,以及溫暖的擁抱,
他頭髮濕的,水珠蹭在我的頰上,用手抹去之後開始擁吻我,
熱的,用力的,帶點侵略的唇舌,手指手掌帶著力量揉我,
我開始覺得呼吸急促,意識開始崩解。

迷濛著開始呻吟,卻在擁抱的時候特別清醒,
身體很順從著,腦袋卻記憶著"我要被插入了"

一切制式,雖然溫柔,卻感不到自己激情,
身體在做愛,腦子卻有點空。或者說是,心靈是空虛的。

我沒在這房間過夜,趁著兩三點,我騎車便回家了。

【還能找你嗎?跟你做愛很舒服。】

我笑了笑,也忘了自己是不是有明確回答他,
夜深的溫度很冷,與方才的熱絡差異十萬八千里,
而我心情如是。

『欸!』

「幹嘛?」

『他是雙魚座。』

「嘖!我要去找我的0304  懶的理你了」


與六十小姐的感受我想是差不多的吧!
那種只是做愛的感覺。(能不能說是做愛我自己也不確認)
就是一回合的動作,沒有好也沒有不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