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0日 星期日

Re: 兒時情慾歷險記

文/Namika

如果要問我最早的情慾啟蒙,應該是國小時的鄰居姐妹們。

當時隔壁鄰居家的兩姐妹與我年紀相仿、個性又都海派豪邁,加上我家跟她們家僅有一牆之隔,放學後常常玩在一起。

她們的父執輩藏了許多A片錄影帶在家,聰明的她們早就發現藏在哪裡、每次看完還會把影帶倒回原本的段落。忘了從哪時候開始,我們常在假日午後約在她們家,三個人拉上窗簾擠在小小的客廳裡看A片。

每次看完身體總是會莫名的燥熱、想上廁所,當時的我們都不懂這是為什麼,只把它當成我們三個女孩之間的秘密。

那時,我也常在兩姊妹帶著當時三四歲的弟弟在後院玩水時,一起泡在大水桶裡玩著。有次玩水時我不小心抓到了她弟弟的下體,小男孩的陰莖被大姐姐一抓居然噴射出了液體。我尖叫著說:「妳弟尿尿了!」,她們卻說:「那不是尿啦,他常常這樣。」

那是我第一次碰觸到異性的性器官。

--

前幾天我跟瑞秋聊起自慰啟蒙書,我跟她說:「其實,我的自慰啟蒙是《鹿鼎記》…」她大呼有趣跟詭異,要我把這段寫出來。

--

國小與國中的暑假,假如沒有安排暑期輔導或是安親班的期間,我常到叔叔的研究室去消磨時間。對大人來說,把小孩丟在一間有冷氣、有書跟電腦的房間,比讓他們在家裡無所事事要好得多。

除去那些難以理解的理工科原文書及慢到令人崩潰的電腦,研究室裡最多的就是小說──尤其是全套的金庸小說。大人們從不管我們拿了哪本書來讀,畢竟金庸在當時算是優良讀物,對國小、國中時期的我來說也不算難懂,就這樣一本看過一本,當天看不完也可以拿回家繼續讀。

《鹿鼎記》就是這樣被我帶回家的。

對《鹿鼎記》稍有認識的人應該都知道,主角韋小寶憑著三寸不爛之舌、莫名的主角魅力跟各種好運娶了七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還有著不計其數的露水姻緣,加上屢次化險為夷、享受過榮華富貴、還是皇帝身邊的心腹,根本是不折不扣的人生勝利組。

那時的我讀到韋小寶護送建寧公主到雲南的橋段,看著書中的韋小寶被公主撲倒,自己也想被誰撲倒;就更別說後面韋小寶迷昏眾女大戰群雌(?)的情節,根本是部多P啟蒙教科書。

我常常看著看著就伸手進內褲裡撫摸自己的私處,當時的我已經發現這樣的撫觸可以讓自己得到快感,甚至產生像是高潮的感受。與家中長輩同睡的我也常在睡著之後偷偷點著小燈、翻開韋小寶被公主撲倒的情節,然後手淫。可能會被發現的羞恥感跟下體傳來的快感讓我快速累積慾望,直到高潮無力為止。

事後想起來,總覺得這情景怎麼想怎麼詭異:一個女孩在昏暗的房間大床上,一手拿著《鹿鼎記》、另一隻手在棉被底下不停的忙碌著。女孩壓抑著聲音跟動作,卻讓自己的快感累積得更多、更大。最後,她癱軟在床上,手中還是握著那本厚厚的小說,看起來就像是看書看累而睡著一樣。

--

「其實這不是優良讀物欸,主角是市井小流氓、又用機智跟運氣拐騙。」瑞秋說。

「我一直覺得韋小寶根本是人間自走砲,走到哪把妹上床到哪,連俄國公主都可以拐上床、原本討厭他油腔滑調的都可以搞到懷孕,一定是天賦異『柄』!」我回。

--

高中時某次暑假的指定讀物是《紅樓夢》,重到可以當凶器的書裡藏了許多性暗示(或者根本就是明示)。

那年暑假,我不只一次翻到「賈寶玉初試雲雨情」的段落自慰,當時的我已經明白怎麼撫摸自己能得到快樂跟愉悅,但同時也對自己這樣的舉動感到羞恥及懷疑:我怎麼會拿中國古典名著來性幻想? 高中時的我已經有了自己的房間,也常以「要唸書」為理由晚睡,常常一邊抵擋不了慾望的驅使而翻開書,另一方面又覺得這樣的自己是淫穢羞恥的。後來遇見F、有了性生活之後,就很少翻開書本尋求慰藉了。

但是我偶爾還是會想:只有我是這樣的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