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4日 星期日

遺忘(Re:你必須記得我)

文/Namika

在感情上,我向來是付出較多的那方。

曾經有多年好友對我說過:
妳在戀愛中根本是做口碑的,很難讓跟妳交往過的男人遺忘妳,
我苦笑。

我沒有說出口的是:如果他不在乎妳,
不管妳做得再多,他還是會忘記妳的一切。

--

Y算是引領我進入SM圈子的人,我們的相識也非常有趣。

那年冬天我因為某些雞毛蒜皮的原因正跟F冷戰中,
也因此在我生日當天我等了右等,終究沒等到F的一句生日快樂。
氣悶的我連上了當時還存在的kkcity版花魁,
一邊逛使用者名單一邊聽音樂放空。

突然,一顆水球出現在我視窗下方。

我看了看id,這傢伙不就是我剛剛查詢過的人嗎?
反正我現在也很悶,就跟你聊聊好了。

從初識開始,Y就毫不隱藏他對SM的愛好,
對這方面有興趣的我很快就跟他熟悉起來。
認識不到一個月之後,我就決定跟Y見面,
之後也開始讓他進行簡單的調教。

長相斯文清秀的他剛好是我喜歡的那類型,
當時的我也需要一個對象讓我忘記F,於是我陷入了。

那時Y有個遠距離的女友,因此我跟他見面的時間幾乎都在平日晚上。
有時他會對我述說他與女友間的一些問題,
而我除了安慰跟盡可能的客觀分析之外,有時也給他肉體上的付出與安慰。

每次安慰完他,他都會對我說:「妳一定要拉住我。我需要妳。」

事實上被拉住的人是我才對。
我陷在他的情緒跟我自己賦予的愛情裡,無法自拔。

這樣的關係持續了半年多,最後因為Y的畢業當兵而逐漸結束。

不久我也交了男友,跟Y也變得鮮少聯絡,
頂多只是偶爾在網路上遇到時聊聊彼此的近況。
我們都喜歡電影跟文學,常常喊著要找對方看電影或展覽,
卻從來沒有成行過。

--

過了兩年,某天Y來到我所在的城市,約我出來吃飯聊聊。

吃完飯,兩個人心照不宣地回到我的住處,
我們熟練地脫了對方跟自己的衣服,
他順手拿了我用來晾衣服的木夾夾上我的乳頭,
一邊笑著說:「懷不懷念這種感覺啊?」

我忙著舔吻吸吮他的肉棒,
希望能讓他與我得到更多的快樂,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Y拿我的衣服綁住我的手後,把我推到床上進入我。
乳頭夾住的疼痛跟下體傳來的撕裂感讓我瞬間達到高潮,
感受到我體內狀況的Y笑得更加開心:「小母狗喜歡這樣對吧?果然是淫蕩的小母狗呢…」

在那瞬間,我從高潮掉落到無感。

在我接受他調教的那段日子裡,他從來沒叫過我小母狗,一次都沒有。

那時他說狗跟貓是不同的,而我的任性讓他總是叫我貓兒,
我也樂於當他的小貓咪,利爪會抓傷主人的那種。

之後一直到他高潮射出,我都像是個旁觀者,冷眼看著他的一舉一動。

所有的喘息呻吟動作都像是一場戲,因為他已經忘了「我」這個人,
跟他做愛的只是他回憶裡的那個「小母狗」而不是我。

結束後,我立刻送他到樓下,跟他說完再見後,轉身回房就刪了他的手機號碼。

既然你已經忘了我,我也不需要記得你。

--

我希望你記得我,但如果你已經忘了,請不要假裝你還記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