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夕陽(RE:Adventure in alley)



與網友見面越多次,感覺越膽小。

我不想要被知道,我對於這種事情沒有征服感。我只想,在當下,與對方好好的共度一段時光。我不會去介入你的生活,也不想被介入我的生活。

所以可能有什麼不妥的,我都會盡量避開。觀念不相合,有伴的,我都不會去介入。不是沒有犯過錯,也因為犯錯更小心。

G是唯一,我最冒險的一個對象。

我一直覺得在互動的時候,誰在上方,我是指精神上的上方。跟年齡或是經歷都無關。那像是一種直覺,一種感受。相望的時候,誰能用更高的視線注視對方,誰就是這關係裡的支配者。

G大我很多,但她純樸的可愛,講話真誠但是少根筋。是會讓你又好氣又好笑的女人。所以不管怎麼稱呼,我都知道我視線絕對不會在她之下。她也很甘願,當個下位者。

唯一的小小堅持,就是她希望不要被突破最後一道防線。

第一次進摩鐵時,她拎著一個小袋子。在我們準備開始調教時拿了出來,裡面裝的是要換上的內搭褲。

我失笑。

「幹嘛換上這麻煩的東西?」

「那個……等一下要掀裙子,我不想被看到……」

「你都跟我進來這了,你還有什麼該怕的?」

「拜託,等一下你要怎樣都好,但是不要讓我裸露好嗎?求求你。」她哀求道:「我畢竟還是一個,有家庭的女人。」

一個非常傳統的女性,只因為喜歡上了特殊的喜好,終於順著自己的心意一步一步的來到了這裡,也因為她是如此的真誠,讓我也必須拿出真誠回應她,允許她穿上褲子。穿上她最後的堅持。然後她才能像隻溫順的小動物般,接受我的調教,讓我在她的臀部上染上新的色彩。慢慢的,一點點的突破自己的極限。任何的動作,任何的感受,都因為她而有了新的體認。

我也很享受看著她被兩種矛盾的情緒折磨,適時的推她一把,讓她在鋼絲上更搖晃。我不會用太大的力氣,讓她摔落。那就不好。不過惡作劇般的小動作,我卻樂此不疲。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就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機會。

某一次行程是去老街逛,大概就是走馬看花,然後走馬看花,看到有趣的SPANKING工具停一下,然後繼續走馬看花。

看了太多的馬跟花,改到海邊看夕陽。兩個人自然的手牽再一起散步,走著沙灘旁邊的木造走道,遠處除了防波堤的釣客,感覺很安靜,看著漸漸落下的夕陽,數著漁船入港。

不知道為什麼,開始聊起了野外調教的話題。

「我有看過文章阿,太害羞了。」她露出跟小女孩差不多的表情。那代表著喜歡。

「有想要過嗎?」

「太害羞了啦!」

我拿出剛剛老街獲得的戰利品,在她的臀後比劃。她笑著閃躲。

「這邊沒有人呢。」「不行啦!突然有人怎麼辦?」旁邊過去不遠就是馬路,就算人跡罕見,也算是光天化日。

步道往前有一片植物叢,木造步道剛好沿著這片天然屏障。稍微的擋住了馬路。

「來,彎腰。」我拉住了她的手臂,態度堅決。她一邊搖頭,一邊稍微彎下了腰。手掌拍在屁股上,聲音一略大她就一驚。儘管能聽到的只有海風。

「不要這樣啦,你這壞人!」她摀著屁股跳起來,臉很紅。

我們繼續散步,但是我不想要走過這片葉叢,回頭。

「來,趴下,屁股翹起來。」這次換成像個小狗狗一樣的姿勢跪趴在地上,姿勢放低,又是好幾下揮上屁股。我扶著她的腰,感覺非常的緊繃,過度的緊張造成的緊繃。

「真的會被看到啦,不要了啦。」「被誰?」

她瞪了我一眼,爬起來,繼續走。

葉叢到了盡頭,我又回頭。她應該猜到我的意圖,這次不肯走了。

「嗯?」「不要玩了……這樣不好啦。」

我們對看了幾秒,我由上俯視著她的雙眼。(因為我身高比較高)

她無奈的嘆了口氣,繼續走。

「裙子……」她一聽,抓得緊緊的看我。

又同樣的對看著,幾秒。

她慢慢的,一點點的往上拉。雖然她幾次見面後,已經不用每次都得換上褲子了,可以讓我隔著小褲給她拍打。但是,在光天下,這第一次。

很快的拉高,很快的兩三下,然後很快的放下。

「你想要的話,我們去摩鐵啦,不要在這玩啦……」她拍了我一下肩背,臉已經比起不輸給夕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回Sink 情慾交換日記首頁